20.生姜红糖水(1/1)

洛子衿到的时候,程悠悠早就结束了直播,将那些螺蛳粉的汤汤水水都扔到了楼外面的垃圾箱里,正在浴室洗澡。

今天是章散开的门,自从知道了自家老板和偶像的友谊之后,他就和李思换了工,让李思和赵伍去忙烧烤店,他负责协助老板直播。

打开门之后,洛子衿直面了一个一米八大汉的向日葵式笑容,与此同时,一股奇怪的味道直冲她而去。

洛子衿:“……”

她使劲嗅了嗅鼻子,闻到了一股非常复杂的味道,硬要用一个词形容的话:

奇臭无比。

所以她看向章散的表情不太对劲,高贵冷艳的眼神里带了明显的嫌弃。

章散看到女神的表情,感觉天都要塌了,一副比窦娥还冤的表情,指天发誓:“不是我!”

“我们老板刚直播了吃螺蛳粉!”他毫不犹豫地出卖了程悠悠的动向。

于是,等程悠悠洗完澡后发现找不到吹风机,擦着头发从旁边那间屋子走到这边,想去直播工作这屋的客厅抽屉里找一个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洛子衿站在门口半天不进的场景。

“你怎么不进去?”她歪着头问了一句。

蓝色毛巾下的头发湿漉漉的,水珠顺着白皙的脖颈线条往下淌,浸湿了领口,卸了妆的脸上白白净净,比起化妆之后美艳逼人的样子,显得更亲和了几分。

洛子衿侧脸看去,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出浴美人图。

还没等她开口回答,程悠悠使劲吸了吸鼻子,隐约闻到了一股很奇妙的、通常只有在厕所才能闻到的味道:

“房子里马桶堵了吗?”

章散从门里走出来,苦逼地看了她一眼:“老板,我申请开风扇。”

程悠悠表情顿时有些抱歉,让他把吹风机给自己递一下,同意了他在客厅开窗,并且打开风扇加速换气的举动。

往走廊旁边的另一个单元走时,洛子衿在她旁边不期然问了一句:

“你住哪边?”

上次她来的时候是程悠悠工作的时间点,而那个地方又是个双层的装修,所以她还以为程悠悠跟自己的员工们一块儿住。

程悠悠拉开虚掩的门,请她走进了自己真正住的房子,依然是个挺宽敞的屋子,装修的风格比较小清新,比较偏女生化。

“这边啊。那边是工作的地方和员工宿舍,程锦的货仓也在那边,我平时和她就住在这儿。”程悠悠开口解释道。

注意到和洛子衿之间的距离,她想到螺蛳粉吃完之后的那个杀伤力,担心自己身上的沐浴露和洗发水不太能发挥效果,于是刻意往旁边避了避。

看到她的动作,洛子衿拧了下好看的眉头,下意识地开口问道:

“躲什么?”

程悠悠小动作被她发现,僵了一下,掩饰性地用毛巾擦了擦头发,将表情挡在了毛巾下,半晌才冒出一句:

“怕熏到你啊……”

听到她软软的声音像只小奶猫一样弱弱地冒出,洛子衿跨了一步悄然靠近她,稍稍低了头凑到她颈边,幽深的黑色眼眸里起了些涟漪,清冷的声音近距离在程悠悠耳畔响起,偏那落下的气息又余着微热:

“挺香的。”

仿佛一个随意而出的动作,在程悠悠吓了一跳从毛巾下抬头去看她的时候,她又已经正直地站直了身体,表情里依旧什么痕迹都寻不到。

程悠悠心口怦然猛跳了一下。

那声音是如此响亮,好似心底住了个不安分的小人,突然敲响了一面鼓。

她仓促地移开视线,潋滟的桃花眼中出现几分复杂:

是她的错觉吗?

为什么总是觉得来自洛子衿的每句话、每个动作都能被她解读出另一种微妙的暧昧意思?

她暗自深呼吸,握着吹风机的指尖紧了紧,匆匆从这个地方走开,仿佛下一秒这地上就会出现一个奇怪的牢笼,将她和另一人困在里头永世不出。

“我先去吹头发!”

洛子衿注视着她离去的身影,毛巾包住的头发下有一截白的发亮的脖子,现在却浮上了一层薄薄的粉色。

好似夏天内里已经开始成熟,表面上却只肯露出一点痕迹的水蜜桃。

原来程悠悠并不是对她的话语毫无感觉。

意识到这点之后,洛子衿的眼里掠出几许笑意,又不知想到什么,很快压了下去。

……

吹干头发之后的程悠悠跟洛子衿坐在沙发上看剧本,两人之间隔了一臂的距离,假的像是上学时期刻意要划出‘三-八线’的同桌。

同时都很有默契地不去提网上和剧组的事情,也都没有要拿手机刷微博找堵的意思,都只专注于做好眼前的事情。

边看新增加的剧情部分,程悠悠边下意识地揉了揉小腹。

时刻注意她动作的洛子衿见状问道:“肚子疼?”

程悠悠‘唔’了一声,心不在焉地回道:“来大姨妈了。”

“有药吗?”洛子衿说是来帮她对戏,其实心思根本没在这,问完就打算起身去拿的样子,却因为对地方不熟悉,询问的视线放在了她的脸上。

程悠悠侧过脸对着她,唯有目光还黏在手头的剧本子上,明显是想表达出自己在听的意思,然而心神却没来得及跟着挪过来。

直到看完了手头的那个场景,眼睛才跟着转了过去,后知后觉道:“嗯……啊?不用,我给自己泡点生姜红糖水就好了。”

洛子衿盯着她没说话,程悠悠却没心思管自己的肚子,趁着她晚上这会儿有空,伸出手去拉了拉她的衣角:

“帮我看下这段,我是不是应该……”

洛子衿觑了眼她用指尖扯着自己衣角的动作,青葱指尖修长白皙,捏着那片布料的样子,像个小孩儿依赖性地想要牵大人。

被自己的脑补取悦了的洛子衿提起心神,捡起自己的专业素质跟她讲戏,只不过在说话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往程悠悠那边靠了靠,两人之间不到一臂宽的那丁点儿缝隙慢慢变小,直到完全消失不见。

……

不知不觉就说到了十二点半。

时间实在太晚了,洛子衿是独身一人过来的,而这里面房间又够多,程悠悠顺势留她住下。

在洛子衿去洗澡的时候,她给自己冲了一杯生姜红糖水。

冲鼻的生姜辣味儿随着滚滚的开水蒸腾而出,放下两大块凝着的红糖之后,一股淡淡的甜味被搅拌着蔓开。

将热乎的红糖水倒进高高的玻璃杯里,程悠悠拿起杯子,吹凉了些,小口小口地喝着。

暖暖的辣味从舌尖一路流到胃里,却好像和小腹还隔得太远,热量传达不到似的,那疼痛感并没有减轻。

洛子衿出来之后看到她还坐在沙发上拿着剧本在看,下意识地看了看客厅墙上的电子钟,开口道:“刚才不是讨论完了?”

程悠悠把手里的剧本放下,揉着肚子站起来,慢慢往房间的方向挪,回道:

“嗯……现在就睡了,你房间的被子枕头都干净的,放心睡吧,晚安。”

洛子衿却站在原地没动,盯着她因为疼痛而不自觉拧起的眉头看,开口问道:

“……我帮你揉揉?”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