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凉糕(1/1)

程悠悠很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步的。

床还是熟悉的那张席梦思大床,只是她背后贴上来的温度让她实在没办法忽略,尤其是那人的手掌心还温热地贴在自己的小腹上时。

她咬着下唇,僵硬地想要穿越回数分钟前,将那个因为对方提议太过诱惑,以至于理智都还没来得及思考,就毫不犹豫点了头的自己扇清醒一点。

因为两人之间的零距离接触,她隐约能感觉到洛子衿的心跳声,包括对方近在咫尺落在自己后颈的温热呼吸,甚至连耳后的发丝都在轻轻颤抖。

她只觉得自己浑身似一只煮熟的虾子,也许是身上升高的温度实在太多,于是那微凉的小腹终于也无法再硬挺着当沸水里的冰块,被周遭浸染得一点点暖和起来。

疼痛感稍稍褪却,于是被那痛觉刺激的大脑便有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如今的情况上:

她和洛子衿睡在一张床上。

而且对方的手还轻轻地、缓缓地帮自己揉着小腹,让原本在脑子里叫嚣着不肯安分下来的那根疼痛神经,好像也因为洛子衿的动作而羞赧得渐渐安分了下来。

也许是察觉到她半天都没敢动一下的姿势,洛子衿在她脑后轻声问了一句:

“睡不着?”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气氛的缘故,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总算不似平时那般冷冽,反倒跟夏天被阳光晒透了的溪水似的,入耳竟是有些怡人的温润。

程悠悠无声地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或者说,她是不敢开口说话。

总觉得这一刻对于自己来说像是梦一样,甚至是她曾经想也不敢想的一幕。

高中的时候拉着洛子衿幻想过无数次的事情,比如她们俩考上同一个大学后的场景,其中一定有要同床共寝这条。

后来梦想破碎了,她终于意识到这是多么遥不可及,碰也碰不到的泡沫。

然而今天,柳暗花明,兜兜转转,这样的场景刹那就实现了,让她恍惚地以为是梦。

程悠悠在紧张,洛子衿其实也并没自己表现出的淡定。

对方在如此明显地躲着她,她又岂能看不出来?

原以为自己提的是个并不会被答应的近乎逾距的建议,在看到程悠悠点头的那一刻,她一瞬间明白了‘心花怒放’这四个字是什么样的感觉。

只不过洛子衿比那个疼迷糊了的人反应的更快,在程悠悠还没来得及反悔的时候,顺势又提议一起睡,这样帮她揉肚子更方便,困了她也能直接睡去。

眼下即便感觉到了程悠悠的紧张,她也不想收回自己的话。

床头暖黄的灯光下,程悠悠看不到后面那人漆黑瞳仁里的闪耀的亮光,也看不到那清冷如许的面容上势在必得的坚定。

也许是接连被疼痛和惊吓刺激过了头,也许是身陷的温度实在太能让人放松下来,在程悠悠以为自己会这么小鹿乱撞直到撞了南墙才肯休的时候,她竟然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感觉到她渐渐放松下来,呼吸声都变得平稳绵长后,洛子衿凑得更近了,闻见程悠悠发间散发出的清香,唇角无声拉出一个弧度——

揉着她小腹的动作改了改,微微揽着那人的细腰,将人半圈在怀里。

起身想要去关掉床头的灯时,俯身看到她细腻透亮的侧颜,昔日略显婴儿肥的脸颊已经清减下去,可爱的线条变成了优雅。

但不论是青涩还是红彤,这颗苹果始终散发着诱惑她的香甜。

洛子衿看着她毫无防备的熟睡表情,在心底轻叹道:

明明是这么柔软又可爱的人,明明也是无法抗拒自己的人,怎么就舍得跟她八年不联系呢?

想了很久没想通,洛子衿关了床头灯,在她旁边躺了下来,在这娴静满足的黑暗里,沉沉睡去。

……

次日。

两人大早上的就一起回了《灵均》剧组,除了洛子衿的助理,大概谁也不知道昨晚这位洛大影后一夜未归的事情。

因为傅雪教授的考古发现,徐导昨天让编剧改了一晚上的剧本,程悠悠看到的版本还只是初稿,还需要加两个镜头——

两个,和洛子衿对戏的镜头。

所幸那两个镜头也不是今天就要拍的,她今天的任务还是原定的内容,这让她稍稍松了一口气,习惯性地捏着手里的剧本,在脑海里翻来覆去地预演早已设想过好几遍的动作和表情,以及安宁公主的心理状态。

哪怕镜头再简单,她也早已习惯了,面对镜头前的全力以赴。

另一边,小路在化妆间里,对闭着眼睛任化妆师发挥的洛子衿说道:

“周姐说,今天下午可能会有粉丝过来探班,已经跟她那边打过招呼了。”

洛子衿淡淡地发出一声‘嗯’,示意自己知道了。

小路看着自家仙女姐姐一如既往的高冷表情,注意到化妆师工作完毕,趁着没人在的时候,她八卦心无比旺盛地凑到洛子衿旁边,用气音小声问:

“昨晚你去找橙子干什么了?”

洛子衿睁开眼睛,对上她靠近的满是好奇的脸庞,稍稍往后避了避,面无表情地回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小路:“因为我是你可爱的助理?”

洛子衿上下扫了扫她,脸上表情全是疑惑:“你对‘可爱’这个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小路:“……”

不想说就不想说,干什么要伤害人家女孩子这么敏感脆弱的小心心?

……

然而,不光是小路对洛子衿和程悠悠的事情感兴趣,洛子衿的粉丝也对这件事情同样感兴趣。

今天下午来探班的吴双双,洛子衿凤城后援会会长,带着后援团里同样报名来探班的几个精英骨干在来的路上,大家就在商量这次的事情。

“昨天洛洛的微博还转发了官方那条换演员的解释呢,明显是支持程悠悠的,所以等会儿要是看到了她,大家也要友善一点,毕竟她是洛洛的朋友啊。”吴双双开口表了个态。

旁边有人接了一句:“对的,其实之前我们子衿上《锅铲》的时候,我就看出来她们关系不一般了!”

洛子衿在里面带着李天王硬给那家烧烤店打广告的样子她们还历历在目。

于是一众粉丝达成共识,高高兴兴地朝影视城而去,就算顶着炎炎烈日,也只觉得那灼热仿佛与自己激动的心情遥遥相对,好似老天都在帮自己给偶像喊加油。

一行十来人走进了影视城,助理小路早跟剧组的工作人员打过招呼,核对完身份信息之后,他们得以近距离地围观自己的偶像拍戏。

洛子衿一身的戏服还没换下来,走近时能看到她一身古装红衣,乌黑发丝落在脑后,映衬得那张脸越发莹润白皙,却因为妆容的缘故,刻画拉长的黑眸里,透出一股出鞘利刃般的锋芒。

尤其是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人时,手中握着那把锃亮的长-枪反射的寒芒几乎与眼底的凛冽相映——那是她父亲,逝去的陆将军能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还是同行军伍从战场上带回来的,名为‘灵均’的尖刃银-枪。

也是这部剧的名字由来。

粉丝们来的时间正好是她一幕戏拍完,当她走近的时候,吴双双等人激动地朝她挥了挥手,身上穿着紫荆花后援会统一的应援服,是一件水墨画气息满满的T恤衫。

笔墨盛开的浅紫色花朵旁,是洛子衿之前演古装剧时的水墨形象。

当真是如洛神赋中所写那般——

明眸善睐,靥辅承权。

来人有七八个女生,还有几个男生,手里带了花和自己准备的小礼物,还有其他地方没能来的粉丝让帮忙捎带给偶像的手工艺品之类的。

洛子衿只要往粉丝跟前一站,他们就能高兴得仿佛要原地起飞。

小路帮着把一些心意到了又不至于太贵的礼物收下,她站在粉丝跟前,被包围着问些问题:

“女神你渴不渴?拍戏累吗?我去给你买点水?”

剧组里本就有些拍戏时会帮她忙前忙后跑腿的其他助理,所以她只是摇了摇头,轻声道:

“谢谢,不用。”

只是回了句最普通的话,却让粉丝们觉得她和善可亲到不可思议,滤镜加持下只觉得自家爱豆是天底下最有礼貌又善解人意的天使!连拒绝都拒绝得那么如沐春风!

他们没一个人舍得离开,围着洛子衿关怀着,各个仿佛化身亲妈粉。

正在这个时候,早就拍完了今天戏份,在后台卸完妆的程悠悠从剧组里往外走。

出来后见到洛子衿被一群粉丝围住,她正打算离得远点,不打扰人家爱豆和粉丝的见面会,结果那原先还看不太出表情的人见到她走近,竟然对她开口介绍了一下:

“这些是我的粉丝。”

程悠悠有些茫然,但还是顺着她的意思,反应极快地对那十多人露出个甜美笑容,软软的声音响起:“你们好。”

“这是我的朋友,程悠悠。”洛子衿跟他们认真提了一句,黑色的眼睛里那冰凉锐利无声息消融。

吴双双和旁边一位女生对视一眼,纷纷在心底尖叫出声!

呜哇!认真给他们介绍自己朋友的子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啊啊啊!

本来想往家里走的程悠悠,被她这么一喊住,也没法继续走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来,看到大家满头大汉的样子,想了想给‘烤吧’里的工作人员打了个电话。

十分钟后,赵伍背着一个外卖箱过来了。

打开之后,里面有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雪糕,绿豆冰沙,还有好多碗瓷碗装着的凉糕。

程悠悠用食指挠了挠头发,对旁边的洛子衿说道:

“虽然天很热,不过你还是别让女粉丝吃太冻的东西,我让他们送了凉糕过来。”

看到那个外卖小哥熟练地将一碗的雪白如果冻的凉糕倒扣过来,Q弹滑溜的碗状糕点放在黑色碗里,又拎起个壶,往那粉白上淋出香甜的红糖水,吴双双黏在女神身上的视线忍不住移了过去。

接过来之后拿着勺子挖了一口,她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自然放冷了的凉糕最适合夏天吃,咬起来唇齿间的爽滑,以及淋在上面的红糖水甜滋滋的幸福让她根本舍不得放下勺子!

这绝对是她来的最愉快地一次探班!没有之一!

旁边能忍住这诱惑的小伙伴们开始拍图发朋友圈,秀自家的爱豆究竟有多么优秀多么体贴!

逢逢逢春:“呜哇我家爱豆宇宙第一棒好嘛!来探班还有意外收获!给大家秀一下wuli子衿的朋友橙子主播的好手艺[图片]”

下面一堆人纷纷追问她为什么是橙子主播的好手艺。

与此同时,洛子衿没看粉丝们的幸福表情,只是眼眸一斜,示意程悠悠看自己空空的双手,开口问道:

“为什么我没有?”

偶像待遇不如粉丝系列?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