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豆角焖面(1/1)

听到洛子衿的那句话,周围一堆小粉丝恨不得把自己手头这份还没吃过的递给偶像。

偏偏他们偶像只盯着程悠悠看,眼尾上抹的黑色线条挑出眼中蕴着的清浅笑意,仿佛熟稔好友之间的玩笑模样。

程悠悠只能亲自端了一碗凉糕给她。

见状,吴双双忍不住露出个姨母笑,心里发出一声疯狂的呐喊:天呐这对cp她磕爆!

洛子衿仍嫌不够似的,挖着碗里的凉糕,还要开口问她:

“今晚吃什么?”

程悠悠:“……???”

她完全不明白洛子衿这是想干嘛,但是毕竟人家粉丝还在这里呢,面子还是要给的,只能顺着这话往下想了想,报了晚餐直播的菜单:

“凉拌海带丝,豆角焖面。”

洛子衿的粉丝们在旁边感觉听的一下子就饿了。

身不由己地掏出手机,关注了程悠悠的微博,突然开始期待今晚回去后的活动——

看直播。

……

晚上七点三十分。

橙子直播间的观众们在屏幕前刷着外卖,等今天小姐姐通知他们今晚的菜单,好一边点外卖一边吃,抵抗住来自直播间美貌与美食共存的剧毒。

“大家最近肯定都被热的不行了,我来安利一道夏日必备凉菜——”软软甜甜的声音响起之后,镜头里出现的是一口青白相间的浅色大盆,里面装着满满一大盆海带丝。

煮熟的海带丝从锅里捞出后用凉白开冷却,倒进姜末蒜末、酸醋,撒点儿盐,放小半勺辣椒粉,最后淋上锅里热好的油,‘滋啦’一声。

“凉拌海带丝完成!”话毕,漂亮的手指挟着筷子将盆里的海带丝搅拌匀,酸酸的醋味和油泼开的清爽海带味仿佛透过屏幕扑面而来,是夏天最舒爽的味道。

【等等,一瞬间完成了?你是魔鬼吗你?】

【橙子今天看来是要当橙皮了!】

程悠悠看着弹幕笑了一下,用筷子夹起一根油光水亮的海带丝,上面沾了点儿白碎的蒜末,放进口中时——

“酸爽脆滑,盐放的刚好,还有点儿爽口的辣,你们喜欢辣味的可以放点儿辣椒进去拌。”

她笑嘻嘻地对镜头眨了眨右眼,弯弯的桃花眼中全是宠溺的笑意,耳旁落下的卷发里海妖似的魅惑蓝已经消失了,因为拍戏的原因干脆又染回了黑色,让她的颜值妖娆度减了几分。

【不、不许再对我放电!家里已经没纸了QAQ】

【你以为卖萌就能掩盖你并不想友善对待我们厨房新手的事实了吗?】

【啊啊啊啊我家橙子好可爱!求嫁!】

【咦咦咦你的发色变了?】

坐在外头沙发上看直播的洛子衿看着一堆疯狂要程悠悠嫁的人,撇了撇嘴,高冷的脸上露出明显的嫌弃。

她决定哪天一定要找程悠悠要个直播间管理员权限,这样她就能把那些胆敢觊觎她的人的家伙全部拉黑!禁言!

厨房内的直播还在继续,接下来要做的那道是豆角焖面。

洛子衿看到一半关了直播,因为太饿了——

而她跟那些只能在屏幕后面哀嚎的人不一样,她,可是能把美食和美人都吃掉的人。

程悠悠自从经过了上次的惊吓,已经很适应只要把某人带回家,她就一定会在直播过程中跑进来理直气壮索要吃食的行为了。

这次也是一样,从弹幕里一抬头,看到洛子衿站在镜头后,程悠悠表情都没变一下。

“接下来,只需要把面倒进锅里,盖上锅盖——”左手拿着面前的手机转了个角度,让镜头对着玻璃锅盖的方向。

右手则是拿出个碗和一双筷子递给洛子衿,完全一副‘喏,准你偷吃’的坦然样子。

洛子衿其实就是进来看看她什么时候结束直播,自己能开饭,被这突如其来的优沃待遇惊喜了一下。

弹幕里的观众感觉到不太对劲: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让我们看你的脸缓解一下等待过程中的饥饿吗?】

【橙子你难道觉得锅盖比你的脸好看?】

【让我来猜一下,她是不是打算趁我们不备放个大招?】

所幸洛子衿接过筷子的动作挺快,而且一直安安静静地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待着,所以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也没人能知道,程悠悠刚做好的那一盆凉拌海带正被人偷吃着。

……

直播结束后,程悠悠将锅里的豆角焖面装进碗里,料理台对面的洛子衿手里拿着个小碗,继续从大盆里往外慢条斯理挑着海带丝。

程悠悠以为她这斯文的吃相肯定解决不了多少,一探头去看,半盆已经没了,有点懵地抬头看她:

“你……刚一直在吃海带?”

洛子衿其实觉得自己没吃多少,但是盆里消下去明显高度的海带线昭然若揭。

所以她沉默着没说话,在琢磨着找个什么借口证明其实自己并不是个这么贪吃的人,然而程悠悠下半句已经出来了:

“这个很凉的啊,你不能吃那么多。”

说罢将手中盛满的那碗豆角焖面递给她,手工抻的圆溜溜的面条被酱油上了色,是油亮亮的酱深色,还能看到里面切段的四季豆和肉丝。

最顶上洒了些碎葱花。

洛子衿表情自然地放下了自己手里的碗,接过这碗面往外走,假装刚才无事发生过。

不一会儿,程悠悠将凉拌海带丝端出来,章散一边偷瞄女神,一边在桌旁坐下,抽空看了眼桌上的海带丝:“哇老大你不是吧?就这么点还需要用盆装?”

程悠悠:“……”

洛子衿低头吃面,冷淡的表情维持得很好,没人能看出她内心的活动。

焖面不如炒面油腻上火,又比热乎乎的米饭和炒菜更适合这个季节,咸香滑溜的面条里夹着清润的四季豆,咬起来略脆,肉丝的存在又完美补上了荤味,做起来方便,吃起来更是能一次解决一大碗。

吃完之后的洛子衿拿纸巾擦了擦唇上沾着的油,去沙发上坐着看程悠悠的那本剧本。

等到程悠悠也吃完,收拾完碗筷再过去之后,洛子衿一抬眼,建议道:“对个台词?”

程悠悠想了想,同意了。

之前一直就只能在旁边看洛子衿演戏,还没试过跟她对手戏的感觉,心底有些隐秘的雀跃和期待,心跳都不自觉地快了些。

下一秒,坐在对面那个原先只是容颜清冷的人,目光一凝,周遭气势都跟着无声息一变——

原本是个两人吃过晚饭后坐在沙发上聊天的轻松氛围消失不见。

对方深黑双眼中透露出的冷冽强势仿佛刹那将程悠悠从舒适的岸上扔进了深海里,四面八方都挤来强压。

在对面那人目光的锁定下,有那么一刹那,根本都无法动弹。

正在这时,洛子衿一字一句,铿将有力地说出剧本上的台词:

“我已请旨出征,三月之内定退蛮夷——”

只一句话,周遭的景色好似潮水般褪去,而此刻的她们,站在深宫庭院中,银杏叶儿从傍晚暖金的日光里打着旋儿落下,切割着落在二人身上的细碎金光。

对方的眼神专注地盯着她看,许诺般的语气分量极重。

程悠悠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接道,“战场上刀剑无眼,同裳,遇事要多加……”她话还未说完,被陆同裳直截打断——

“安宁,我已向皇上陈情,北秦此战定胜,不必派你和亲,你等我凯旋。”

安宁公主想到今早下达的旨意,目光里的复杂悉数沉进心底,咽下喉间的酸苦,只是一如既往地露出笑颜,比日光还要灿烂,她点了点头,缓声应道:

“我……等你凯旋。”

原本这一幕到这里就该结束,偏偏程悠悠被洛子衿的目光所惑,一时半会儿没从戏里抽出来,听她又说了一句:

“待我沙场归来,许你十里红妆可好?”

对方莹亮的黑眸里满是沉甸甸的期待,程悠悠差点鬼使神差地顺着她的意思说句‘好’。

所幸话到了舌尖又被她及时咬住,噎了一下,讷讷道:“剧本上……没有这一句。”

洛子衿放缓了目光,一刹那从戏中脱离出来,垂着目光,摩挲着手里的剧本纸张,应了一句:“嗯,剧本里没有——”

而后轻描淡写地补充道:“只是我觉得,陆同裳是想这么说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