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橄榄菜炒四季豆(1/1)

程悠悠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说实话, 程悠悠想了想觉得, 以自己喝醉酒之后就断片的状态, 会做出来什么真的不好说——

但是洛子衿的表情实在是太淡定了, 淡定的让她总怀疑对方是不是在胡扯。

于是她犹豫着、试探性地又问了一句:

“真的吗?”

洛子衿碗里的粥喝了一半,拿起筷子夹起辣萝卜干, 微微辣的味道在舌尖上绽开, 咬起来脆响的口感十分开胃, 为了吃完这萝卜干, 完全能再喝两碗粥。

见到程悠悠认真求证的样子, 洛子衿唇角弯了一下, 黑眸斜睨着她,笑意在那汪深潭中泛起些许涟漪,轻声道:

“说什么你都信?”

程悠悠鼓了鼓脸颊, 控诉道:

“你学坏了。”

洛子衿唇边勾起的弧度未落,低头喝粥,罔顾她的指-控。

心想程悠悠要是知道昨晚真发生了什么,就会明白,她不是学坏了,她是本来就挺坏。

程悠悠稍稍松了一口气, 脑子里却下意识地依然从昨晚晚餐后的碎片记忆里开始搜索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毕竟,早上她可是从洛子衿的床上醒过来的。

就算没有哭着喊着让洛子衿做自己的人, 估摸着也不远了。

然而脑海里关于昨晚大部分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 仿佛做了一场春秋大梦, 残留在灵魂深处的感觉疲惫而深刻, 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只依稀记得耳边有谁说过一句十分温柔的话:

‘你同桌喜欢你很多年了,从高三的时候开始。’

大概……真是做了一场梦吧?

成年后做梦慢慢少了,醒来也会被其他琐事转移注意力,再想的时候也记不太清了,所以程悠悠难得能遇上一场这么合心意的梦境。

她忍不住拿眼角偷瞄了一下洛子衿,想了想,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昨晚我为什么跑到你房间里去睡了?”

洛子衿喝完了碗里香气四溢的粥,起身去厨房准备给自己舀第二碗,声音如同诉说事实一样平静淡定:

“昨天你喝多了,说自己有点困要睡觉,晕头转向往房间跑,那边正好是我卧室。”

确实,距离餐厅最近的房间是洛子衿的卧室……

程悠悠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不继续问也知道,洛子衿肯定是叫不醒自己,又不想换房间,只能那么凑合着睡了。

她紧张的捏了下勺子,提议道:

“下、下次还是不喝酒了……”

洛子衿盛完了第二碗粥,走回来的时候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挑了挑眉道:

“挺可爱的。”

程悠悠:“……”

好了我知道了,你不要再说了啊啊啊!

……

程悠悠昨天来首都的时候是二十一号,本来打算先见个面,然后等生日当天再来洛子衿这里给她庆生,中间隔的一两天可以跟师父在首都发倔一些新美食。

但是莫名其妙的,她来了洛子衿家之后就完全没找到离开的机会。

好像自然而然地就要在这里留到她生日那天似的。

上午洛子衿起的晚,吃完早餐之后看她要洗碗,跟她提了一句:

“放着吧,会有阿姨过来洗的。”

程悠悠站在厨房水槽边,听到这话回头看她,笑道:

“没关系啊,就几个而已。”

反正在做早饭前,她也已经把昨晚的都收拾干净了,并不差早餐的这几个锅碗。

洛子衿只得往她那边走,在她伸手去挤洗洁精的时候,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挡了挡她的动作。

程悠悠微扬着脑袋侧头看她,听见洛子衿有些无奈地说了一句:

“我来吧。”

说话间,已经将她的手从洗洁精上移开,握着她手腕的掌心顺势从腕子上往前移,从手背上滑过之后,自然而然地落在那瓶绿色的洗洁精挤压口上,往下压了压。

动作流畅的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什么不对。

只有程悠悠的手往回缩了一下,手背上余着一丝温热。

因为洛子衿挨得太近,气息从后面笼罩过来,让她下意识地就往旁边挪了一小步,正好将水槽前的位置空了点出来。

她小声的说了一句:“没关系的,很快就好了。”

洛子衿顺势往前迈了一步,并肩站在她旁边,打开水龙头,在哗啦啦的水声里淡淡回道:

“那不行,做饭的人不洗碗,这是我家的规矩。”

程悠悠差点就信了——如果不是离开厨房前回头看到洛子衿差点手滑打碎一个碗的话。

‘咣当’一声闷响!

是瓷碗掉回水槽之后跟里面的东西碰撞的声音。

程悠悠:“……???”

她往厨房外迈出的那一步顿住了。

哭笑不得地往回走,在洛子衿故作无事的表情中,斜睨着她,笑眯眯地问道:

“做饭的人不洗碗?”

洛子衿神情不变,从水槽里捞起那个因为沾满洗洁精而变得滑不溜秋的小碗,冷静地回道:

“我比较特别。”

“你既不做饭也不洗碗,是吧?”程悠悠笑着摇了摇头,示意她往旁边让让,还是自己来吧。

洛子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坚强地认为洗碗这点小事根本难不住自己一介学霸——只是可能在实践之前缺少了点相关的理论知识。

她不置可否,只抬眼看了看她,意味不明地呼出一口气,回道:“以后就得洗了。”

毕竟未来对象这么贤惠,在做饭上已经如此优秀了,她也就只能往洗碗方面使使劲了。

程悠悠没办法了,既说服不了她走开,为了洛子衿橱柜里的锅碗数量着想,她也不能视若无睹地离开厨房,只好在旁边语音教学。

“等等,洗洁精太多了,不用这么多的。”

“再放水冲一遍会比较干净。”

“筷子可以不用一根一根的洗。”

“哎这样拿很容易掉……”

程悠悠及时地接住了洛子衿手里的碗,手掌心里沾上了泡沫。

洛子衿将碗重新放回水槽里,看到她沾上泡沫的手,挑了下眉头,眼中出现点得逞的笑意,就势再一次握了上去,放到水龙头下帮她冲洗干净。

程悠悠右手被她双手拢着,抽了一下没抽回来,听见她轻声道:

“别动,帮你洗干净。”

程悠悠憋了憋,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她忍不住了,小声道:“可是你已经洗了半分钟了……”

她手上只是沾了丁点泡沫,不是糊了一层油啊!

这次程悠悠脸上没有妆容粉底可以挡,俨然一片通红。

尤其是感觉到洛子衿借帮她洗手之名,实际上将她的手翻来覆去摸了个遍的感觉之后,程悠悠被那十指相扣的动作调-戏得简直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同桌她……她怎么这样啊……

洛子衿被她提醒,脸不红心不跳地放开她的手,淡定道:

“哦,我帮你洗干净点。”

程悠悠:“……”

骗人!

……

一个煲粥的砂锅,两个小碗,加一个咸菜碟子和两双筷子,愣是被洛子衿慢腾腾地洗了十五分钟。

她正想把那些碗筷码进消毒柜之前,程悠悠再一次阻止道:

“等等,擦干净上面沾着的水才可以往里放。”

洛子衿收回手,左右看了看,在厨房瓷砖墙壁上挂着的一排毛巾里挑了一条干的,擦着手里的盘子,语气随意地开口问道:

“中午吃什么?”

程悠悠被她问的一愣,显然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紧接着很快反应了过来,顺着她的话往下接:

“你想吃什么?”

洛子衿沉吟几秒,摇了摇头:“都行,你做什么都好吃。”

这波闭眼吹让程悠悠听得有点心花怒放。

她假意咳了咳,抬手遮住不断上扬的唇角,眼中闪烁着笑意。

过了几秒,忽而想起一件事:

“对了,我每天都要有段时间开直播,今天可以在这里……?”

在她迟疑着问出的时候,洛子衿已经点了点头,回道:

“随意。”

于是就这样,程悠悠顺势留到了中午。

……

在午饭直播之前,程悠悠接到了尤瑾然打过来的电话,当时她正在翻洛子衿家里书房发现的一本菜谱。

“喂?”

接起电话之后,那边的人问她大概什么时候回来,昨晚要跟她说的事情还没讲完。

程悠悠看着页面上的橄榄菜炒四季豆,下意识的将尤瑾然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什么时候回去?我想想……唔?”

坐在旁边的洛子衿抬手从桌上果盘里拈出小块的苹果塞进了她嘴里,程悠悠差点下意识地咬到她的手指。

嘴里漫开的清甜果味阻止了她接下来出口的话。

她只能先把口中的东西匆匆咬了几下往喉咙里吞,正想再次启唇的时候,洛子衿凑了过来,深黑色眼瞳里眸光幽幽,甚至危险地略微眯起。

仿佛在无声地警告她。

不许回去。

你敢说下午走试试看?

程悠悠:“……”

尤瑾然在那边半天没听见她的回答,只得问道:“你最近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那我先跟你说一下这件事,你看看要不要答应,这样我能安排一下。”

洛子衿凑的越来越近,程悠悠只能抬手在她和自己的脸之间挡了挡,上身微微往另一边倾,只来得及回尤瑾然一个字:

“好。”

“是这样的,平台那边想办个活动,开一个综合直播间,让各个频道的主播们互动一下,也能互相帮助你们涨涨人气。”尤瑾然在那边说道。

洛子衿看她的注意力渐渐被电话挪开,拉开她的手,往她的方向继续凑过去。

程悠悠只得边听边往沙发另一边挪,到后来直接坐到了最角落,上身后倾到抵在了沙发扶手上,而洛子衿跟她的距离近到她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微热的呼吸。

程悠悠:“!”

她勉强保持着一根神经继续注意尤瑾然说的话,被她拉着的手挣了一下,没挣脱,无暇之下只能将脸往沙发内侧偏了偏,露出雪白的脖颈。

漂亮的颈线从耳后一路蜿蜒而下,描摹出小巧精致的锁骨线条,不经意间作出的动作反而加深了她无意中的诱惑力。

“具体要怎么做?从什么时候开始?”程悠悠不敢跟洛子衿对视,担心看久了勾出点什么天雷地火的效果,却又不敢将注意力完全从她身上挪开。

心不在焉地问着尤瑾然的同时,她的视线一会儿往沙发内侧飘,一会儿又不放心地看看洛子衿。

尤瑾然在那头丝毫没察觉到对方在何等艰难的处境下接通的电话,兀自说道:

“形式不固定,具体时间大概就在这一周左右,你可以选择和游戏主播一起打游戏,也可以和二次元频道的主播一块儿唱歌,平台那边主要是想再给你们互相增加一下知名度,你明白吗?”

程悠悠当然明白。

把这些厉害的主播们放到一个直播间里,他们各自的粉丝都会集中到同一个直播间,也因此有机会看到其他频道的主播——但是,指望她一个美食主播捞到那些游戏粉丝可能性不大,这条道理也同样适用于其他人。

集中人气做这种噱头,收益最大的还是平台。

当然,也不能说主播们半点好处都没有,主要看其中怎么操作。

合得来的话,确实相互之间都能涨一波粉;合不来的话,就是白给平台打工,说不定直播间还会因为双方互掐,弄的乌烟瘴气的。

程悠悠思考的时候分了会儿神,被洛子衿忽地凑过来亲了亲她的脖子,反应过来要躲的时候已经被背后的沙发扶手所阻,无处可逃。

左手被她压在身侧,右手还握着电话,程悠悠只能被她亲了个结实,在感觉到颈脖上喷薄的温热气息,她的呼吸都顿了一拍。

只迅速地回了尤瑾然一句:

“好的我想想,下午给你回电话,尤姐。”

说罢迅速地按下了结束通话的键,随手将手机放在身侧,右手去挡洛子衿,与此同时,颇有些气急败坏地开口喊她:

“洛子衿!”

听到她的称呼,洛子衿心中‘哦哟’一声,心想不得了,这都已经连名带姓地喊她了——原本打算咬一口尝尝口感的想法暂时停驻。

离得近了,能闻到程悠悠身上与她同样的沐浴露的味道,比她身上那几乎已经散去的要重许多,看来早上程悠悠卸妆完之后还洗了个澡。

染上她生活痕迹的香味实在太过诱人,让洛子衿收到她警告之后,依旧在到底要不要咬一口的决定里徘徊了几秒。

因为程悠悠是被压在下面的那方,抵着身上这人需要更大的力气,而洛子衿居高临下的凭着体重和些许力气,就能轻轻松松达成所愿。

身下那人像是一道已经烹饪完毕被呈上餐桌的佳肴,不享用一顿着实可惜了些。

她在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可惜,谁让她理亏呢。

洛子衿只保持着亲她脖子的姿势没动了,语气相当遗憾地说了一句:“就抱一下,别动。”

说罢抬手环住她的腰身,埋首在她颈间,柔顺的黑发从耳侧倾泻而下,落在程悠悠的脖子上,刷出一片痒意。

程悠悠还想开口再说什么,洛子衿亮出威胁:

“再动咬你了啊。”

说话时距离她的动脉位置很近,让人本能地就从脊椎骨里蹿出一股凉意来,仿佛这人真会说到做到似的,只能僵着身体任她抱住。

洛子衿见她乖巧了一点,顿时挺满意,将人抱个满怀还不忘找补道:

“是你昨晚喝醉酒先占我便宜的,我现在是礼尚往来。”

程悠悠:“……”

不是,我昨晚到底做了什么啊!

欺负一个喝醉酒之后就断片的人有意思吗!

洛子衿究竟要玩这个梗到什么时候!

程悠悠一动不动地让她抱了好几分钟,看她有一副要这样抱到天荒地老的架势,忍了忍还是决定开口提醒她:

“那个……我直播时间快到了。”

洛子衿听到她这话,不得不勉为其难地松开她,放开程悠悠的动作简直可以拍出一个慢镜头。

即将完全松开她的时刻,忽然开口提了一句:

“你的直播间管理员人数满了吗?”

程悠悠看了看她的眼神,临到嘴边的‘满了’不得不咽下,改成了:“没……没呢。”

洛子衿对她勾了勾唇角。

向来清冷的脸庞在微笑时总能制造出冰消雪融、春暖花开的效果,然而程悠悠已经上她当太多次,如今很能揣摩她这脾气,对这笑颜增加了些许抵抗力,完美解读出了这个微笑里潜藏的意思。

头顶那对隐形的兔耳耷拉下来,她无奈的开口道:

“等会儿就去给你开权限。”

洛子衿顿时身心舒畅。

舒服。

她看以后谁还敢把她从直播间挤出去。

正在这时,听到程悠悠小声嘀咕一句‘也没见你让我当后援会粉头啊’,那声音像是咕哝在喉间,令人一时间难以辨别清楚。

洛子衿:“嗯?”

程悠悠迅速从沙发上站起来,往厨房那边走去,“没什么。”

……

“今天教你们做一道很开胃的菜,刚从菜谱上看到的。”直播镜头对着干干净净的厨房,只是背后完全不同的背景迅速引起了直播间观众的注意。

【橙子你又搬家了?】

【久违的新手教学模式开始,不禁流下感动的泪水。】

【我这就冲进厨房!】

无数的弹幕飞过,最多的还是火眼金睛观察厨房问她在哪儿的。

程悠悠正在掐手里的四季豆头尾,处理完最后一根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弹幕,开口回道:“最近有朋友要过生日了,所以过来给她庆生,顺便在她家给你们开个直播。”

【朋友?】

【你朋友什么时候生日?我家洛神正好是最近8.25生日?】

【妈卖批你不会是在我们子衿家里吧!】

托《灵均》官方宣传的福,现在程悠悠的直播间粉丝里混进了一大帮洛子衿的粉丝,各个对洛子衿公布出去的个人资料了如指掌,星座、生日、身高、作品……等等,程悠悠的镜头一个不注意就很容易暴露行踪。

所以她决定今天的镜头就固定在某一角,绝不随意挪动,以这群粉丝对洛子衿的爱,说不定她不小心让镜头拍到点窗外景色,都能被粉丝们用名侦探柯南式的分析找出蛛丝马迹来。

“别瞎猜啊。”她沾着水珠的手对镜头的方向虚指了一下,眯了眯眼睛佯装警告。

粉丝们顶多只能对着她背后的橱柜猜猜这房子的装修。

程悠悠不再看弹幕了,专注于低头切四季豆:

“把四季豆切碎,放进热水锅里焯熟捞起来。”

【别啊,继续说你朋友嘛,或者给个镜头也成】

【前面要看洛子衿的拿她海报舔,别挡着我看橙子】

手中熟练的将漏网里的四季豆舀起来晃了晃,程悠悠没管那些提洛子衿的话茬,继续说道:

“之后再放进冷水里过一道。”

“开火在锅里倒油,加点碎姜蒜倒进入,喜欢辣味的可以再在里头加点新鲜的小红辣椒。”

到了这里,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油锅吸引了。

平底锅不如铁锅在烹饪的时候能冒出那么多烟,用来直播的时候在视觉上能产生更好看的效果。

此刻,锅里发出‘滋滋’响声,黑色的平底锅底部的油冒出无数的细小泡泡,将里面鲜红色的小辣椒和淡黄偏白的姜蒜末烘托出令人胃口大开的效果。

随后程悠悠往里倒了点儿生抽,又往里加入之前焯过水的四季豆碎,而后转身走到背后的橱柜前,打开橱柜,拿下放在下面那层的一个罐头走回来。

对着镜头晃了晃:

“橄榄菜罐头,超市就有卖的,配粥或者米饭都非常开胃的神器。”

木制锅铲翻了翻锅里的四季豆,就轻易将那青绿色的碎粒镀上一层油光,同时渗入地下的酱汁和姜蒜味道。

她放下锅铲,拧开罐头盖,想舀一勺橄榄菜进里面,伸手拧了拧盖子——

嗯?

打不开?

程悠悠的表情愣了一下,继而冷静下来,飞快的对直播间观众说道:

“大家好,你们正在收看的是主播橙子的美食频道,接下来你们将会见证直播间首次‘滑铁卢事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拧不开!】

【史上第一道失败的菜!】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锅里的四季豆:老子都进锅了你就告诉我这??】

在厨房边上看她做饭的洛子衿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把罐头递给自己一下。

程悠悠抬手将那盒罐头递给她,把平底锅下面的火调小了点儿,然后抬头看向她:

“这个好像不太好拧。”

洛子衿拿了块抹布用力往旁边转了转,果然,罐头盖一动不动。

被哈哈怪淹没的弹幕字里行间,有人给出了机智的提议:

【把罐头倒过来,对着底部拍一拍,再倒回来就能拧开】

还有一些贴心的小天使担心她看不到,又跟着把这话用五颜六色的弹幕重复了一遍。

程悠悠一眼看到,从镜头前走开,到洛子衿旁边用这方法试了试,果然,这个开罐头的神级方法一试就通!

她松了一口气,拿着开好的橄榄菜罐头走回屏幕前,拿勺子挖了两大勺放进锅里,抬头冲镜头笑了笑:

“刚才哪个小天使这么聪明?”

洛子衿在旁边看着料理台上的罐头盖陷入了沉思:

开始反省自己这二十多年为什么一点生活技能都没掌握。

否则现在她就可以让程悠悠给她一个奖励的亲亲。

洛学霸感觉有点不高兴。

而程悠悠跟前的屏幕上,最开始说出这提议的人蓦然回了一句:

【什么小天使,叫爸爸。】

此话一出,弹幕里飞快跟了一波队形:【叫爸爸】

程悠悠:“……”

李时珍的皮。

她被噎了一下,决定低头把这道菜给做完,不管这些人了。

“接下来只需要小火翻炒一下,完成!”

锅里的最终成品在浅色木锅铲下显得色泽诱人,红色碎椒、鲜绿色的四季豆、酱色的橄榄菜混着油光,色泽诱人,隔着屏幕的观众们纷纷在镜头前滋溜了一下口水。

尤其是当这盘菜被锅铲盛进淡青色的瓷盘之后,淡色的盘底更是烘托出了它本身的鲜艳颜色。

特别是那些尝过橄榄菜的人更是嗷嗷叫:

【天呐我想尝一口!】

【我这就去楼下超市买个罐头!】

【那……我去叫个清炒四季豆外卖回来DIY一下?】

程悠悠关了火,将锅往旁边的水池里放去,镜头对着那盘诱人胃口的成品。

洛子衿看着那盘菜想了想,拿起盘边的勺子,舀起来尝了一口——

咸香开胃的橄榄菜将四季豆碎粒染上味道,四季豆的鲜嫩混在里面,咀嚼起来让人上-瘾,舌尖还绽开轻微的辣,瞬间将味觉的享受层层递进下去。

好吃!

她下意识地又挖了一勺。

等程悠悠洗完了锅回来,将镜头转到自己这边,正想对弹幕说下一道菜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密密麻麻的颜色。

直播间粉丝抓耳挠腮地在里头问:

【点评呢!橙子的吃后感怎么没了!】

【一勺一勺又一勺,我真的想说给我留点】

程悠悠无奈了几秒,觑了眼旁边的盘子,在‘想象一下口感告诉观众’和‘承认刚才吃的人不是自己’之间犹豫了一下。

就那一下,让洛子衿看到镜头转开之后,堂而皇之地朝着剩下的那盘菜继续伸出邪恶的魔勺。

破案了。

观众们顿时对这位偷吃的‘小老鼠’羡慕值突破天际!

程悠悠有点无奈,提醒了一句:

“一会儿还有别的菜呢。”

【噫,这宠溺的口吻,你是不是背着我们偷偷谈恋爱了?】

洛子衿点了点头,非常勉强地放下了勺子,示意她继续。

……

四十分钟之后。

午餐菜单制作完毕,程悠悠心底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今天的直播既要防着观众们看到不该看的,又要处理陌生厨房的突发事件,还要盯着洛子衿让她别在饭前就吃饱。

……操碎了老母亲般的心。

刚在座位上坐下,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一看上面跳动的‘师父’二字,程悠悠迅速接起,还没来得及说话,耳边就响起那道带笑的声音,里头还含着调侃的意味:

“我徒弟找的哪个弱不经风的对象,罐头都拧不开?”

程悠悠下意识地抬眼看了看对面,洛·罐头都拧不开·子衿同学左手戴着透明塑料手套,正在和盘子里的大排做斗争。

她下意识地反驳道:

“没有,不是,师父你不要乱说。”

听到‘师父’二字,洛子衿头上无形的接收天线竖了起来,亮起了红色的闪烁灯。

右手拿着筷子剔下酱骨架上表面的肉,她抬头朝程悠悠看了过去。

程悠悠刚经历过之前接电话被她在旁边打扰的事件,一颗心下意识提了起来,往桌上的菜面扫了一眼,迅速换了下接电话的手。

而后,空下来的右手捻起反扣在四季豆那盘子边上的勺,舀起一勺,伸直手臂送到洛子衿唇边。

洛子衿稍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细长的眉头。

看到她冲自己露出个灿烂的微笑。

于是想了想,装出一副勉强的表情吃掉了她递来那勺橄榄菜炒四季豆。

满脸写着‘好吧真拿你没办法,这可是你要主动喂我的’。

程悠被迫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学会了‘一心二用’。

给洛子衿喂了一勺之后,见她没有从对面挪过来的打算,她才开口问电话对面的谢佻:

“师父,你吃过午饭了吗?”

谢佻在对面哼笑一声,语调无意识地拉长,什么调调到了她那儿都自动揉出点百转千回的意味来,仿佛空中一丝半透明的、将断不断的蛛丝,勾着人的心神。

只听见她回道:

“不孝儿离家出走,归期未定,爸爸我哪有心思吃午饭啊?”

程悠悠:“……”

“师父,刚才弹幕里那个热心粉丝是你啊?”

谢佻懒洋洋地‘嗯哼’一声。

程悠悠还想问点什么,洛子衿抬手递来一筷子刚剔下来的、浸了酱汁的肉,同样送到了她嘴边。

于是她只能先张嘴接了。

正在这时,谢佻在那边漫不经心的继续开口道:

“我儿子什么时候有空从她小情儿那回来啊?”

程悠悠:“……师父……”

隔着手机,谢佻都能听到她被逗得快要炸毛的表情。

于是只能稍稍收敛了些:

“好了,跟你说个正事儿。米国有个厨师叫做米切尔的,你听过吗?”

程悠悠只觉得有点耳熟,还没反应过来,谢佻就在那头继续说道:

“算了,手下败将,不值一提。”

“是这样,他对于曾经输给我这事儿耿耿于怀,回国之后潜心钻研食谱,发奋图强。自觉上一辈已经丢尽了脸面,所以要让下一代赢在起跑线上,听说花了十年的时间培养了个继承人,现在要来挑战我,我肯定不能自降身价跟个小毛孩儿斗法,你懂吧?”

懂。

意思是要我上。

程悠悠自动屏-蔽了谢佻话里无数的嘲讽,提取出了核心点。

问题是——

“师父你还记得你徒弟是个业余选手吗?”她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只听见电话里清晰传出‘嗤’的一声,谢佻回道:

“对啊,我就是让你去羞辱他的。”

程悠悠:“……”

她试探性地问道:“他是不是曾经得罪过您?”

谢佻:“……”

“哎,不是,我这么一个自信心膨胀的人怎么收了你这么个‘过分谦虚’的徒弟?”

谢佻诧异地感叹道。

而后,她飞快的在那头说道:

“总而言之,从我收你当徒弟那一刻起,就意味着你正式入门了。”

“现在,我再让你浪三天,三天之后会来跟我集训。我先说好,要是你敢输给他徒弟,第二天你直播间的菜式就是‘红烧橙子’,懂?”

程悠悠:QAQ

程悠悠:“懂……”

洛子衿坐在对面,看到她脸上欲哭无泪的表情,对她发出个询问的眼神: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