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自制烤肉(1/1)

洛凯风莫名其妙收到了她的瞪视, 皱着眉头正想继续问的时候, 旁边的段阿姨端上一盘刚切好的西瓜, 笑着对洛子衿说了一句:

“镯子很漂亮, 我们子衿生的标致,戴什么都好看。”

段阿姨在洛家待了二十多年, 主要负责这别院里的事务, 做事利落、看人很准, 当初被招进来当保姆之后就一路做到了今天。

虽说是个打工的, 但毕竟算是看着这两兄妹长大的, 跟他们相处时的界限并不至于太分明, 关怀的分量要亲切许多。

洛子衿听了她的话,顿时通体舒畅,面容都舒展许多, 唇边弧度一闪而逝,缓声道:

“谢谢段姨。”

对她和之前对洛凯风的回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洛凯风再迟钝也品出一点味儿来了,与她同样的黑眸里泛起些许兴趣,开口问了一句:

“怎么?情人送的?”

洛家的基因好,从父母到子女各个都出挑,甚至总体来说气质都差不多, 只是洛凯风的面部线条比她冷硬许多,尤其是侧面, 刚毅深刻, 十分冷硬, 总体来说继承父亲洛祺的部分更多, 二者都是属于硬汉的那种长相类型。

曾经还有杂志想邀请他去拍型男封面图,只不过被洛总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听到他的问题,洛子衿还没来得及接话——

坐在洛凯风那张长沙发另一头的洛父视线不经意间看了过来。

包括正在厨房里炖汤的贺芷。

她敏锐地捕捉到了客厅话题的重点,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继而又往客厅的方向走出两步,笑着问了一句:

“什么?子衿有男朋友了吗?”

并不知道她是如何在那么远的距离外听清楚客厅谈话的,也许只能归功于母爱的力量。

突然接受到全家注视的洛子衿:“……”

她幽幽地看着洛凯风,语气冷淡地否认:“没有。”

于是洛父的视线又挪回了被调低音量的电视新闻上,状似不经意的提了句:

“你现在做的这行,找对象可得注意点,别把那些花里胡哨的小明星往家里带。”

洛子衿看了看他身上那件粉红色的衬衫:“……”

并不知道他怎么好意思说别人花里胡哨。

想归想,她还是淡淡地回了一句:“知道了。”

于是洛祺满意地又看向儿子,跟着补了一句:“你也一样,我知道公司里每年签的小明星都挺多,但你身为新诚的总裁,说话做事都要注意点。”

洛凯风顿时有点后悔提起这个话题,跟着说了个同样的答案。

想到自己现任对象的身份,估计要被排除在父亲所说的择偶标准外,他的眉宇间闪过些许烦躁。

正想跟洛子衿对视一眼得到来自妹妹的支持时,洛子衿却毫不犹豫回了他一个意味清晰的眼神:

活该。

让你提对象问题!

洛凯风:“……”

他抿了抿唇,在洛父想要继续就女明星的问题发挥时,抢先开启下一个话题:

“听沐晴说你前段时间接了星辰4的代言?”

明知故问。

洛子衿本来不想回答他这个无聊的话题,也许洛凯风会不清楚其他一线艺人的档期,但以他和周沐晴的关系,能不知道自己的行程安排才怪。

但是被他这么一提,洛子衿忽然想起来那天在萧氏集团分部的摄影棚外看到的景象,略一点头,假装不经意地提起:

“那天正好遇到萧总到分部视察。”

洛凯风挑了下眉头,‘哦?’了一声。

洛子衿再开口时,语气带上了点不太确定的迟疑,黑色的眼眸里浮现出些许疑惑:“当时她身边还跟了一位据说是S市高晟的副总,两人关系看上去还不错。”

洛凯风秒懂。

毕竟,有些事情在圈内并不是秘密,何况萧时歆也并没有要刻意遮掩的意思,所以能让洛子衿发现,也不是什么太让人惊讶的事情。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显然觉得跟自己这个虽然在娱乐圈这行,但是入圈以来就被他保护的很好的学霸妹妹解释这问题有点难度。

洛子衿光是看他的神情,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当时的猜测十有八-九是真的。

这时,洛凯风放下手,并不避开自己的父亲,开口缓缓道:

“唐晓染,高晟的副总,她确实跟萧总的关系很不错。”

用‘不错’来形容简直太轻了,这俩人简直就是形影不离。

洛子衿挑了下眉头,仿佛有些好奇他话中的未竟之意,洛凯风停顿了几秒钟,直言道:

“她们俩是情人关系。”

洛子衿眼中适时地出现几分惊讶。

洛凯风摸了摸自己的下颌,提醒了她一句:

“不过这事你听过就算了,别在她们面前表现出来,唐家挺护短的,萧氏集团在国内的实力你也知道。”

洛子衿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应下的同时,她心底那方平静的湖面,慢慢地泛起了圈圈涟漪,仿佛被人投入一颗石子,沉到湖底之后,表面上那余晕却久久没散去。

不知道为什么,洛子衿对那天的场景历历在目。

明明只是不经意间看到的画面,却连唐晓染凑到萧时歆身边跟她说悄悄话的模样都记得,甚至能记得萧时歆回看时的眼神温度。

也许,是因为有一点羡慕吧。

在自己还站在阴影里,看着一寸前的暴烈日光,犹豫着要不要买把伞再走出去的时候,已经有人并肩在阳光下,相视而笑的目光比世间一切都要明媚。

在洛凯风话音落下之后,贺芷从厨房走了出来,温柔地对他们几个聊天的说道:

“准备开饭了。”

旁边的洛父伸手将电视节目关掉,轻哼一声,适时接了一句:

“人呐,有钱之后就任性,以为找对象也是能乱来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他和贺芷的婚姻太过‘标准’,所以洛祺总觉得世间圆满不过如此。

年少时候的他并不富裕,靠着倒-卖一些音像资料发家,后来还走了段歪路,所幸那时得到了贺芷的帮助,将事业做大,两人顺利走到一起之后,又建了新诚娱乐,最后交到洛凯风手里时已经似模似样了。

也许是深深明白自己当初的不容易,所以他在培养儿女的时候,都尽可能地想给予他们最好的东西,包括在择偶方面,洛祺也自有一套标准——

以洛家如今的家底来看,洛凯风不需要找个家境多么好的,但起码也得是门当户对的,两人还能互相支持着走下去。

至于洛子衿,他想,那必须得嫁到一个不让她受半点委屈的家庭。

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面前的这双儿女早已成年,各有各的想法,哪里真能按着他的想法一步步走上他所希望的道路呢?

……

同一时刻。

一个两进的四合院厨房里,程悠悠被谢佻抬手在脑门上敲了个暴栗:

“你属猪的吗,徒弟?嗯?”

谢佻见她又把甜罗勒和九层塔两种香料弄混,毫不客气地开口训了一句。

程悠悠欲哭无泪,看着餐盘里非常细碎的绿叶,心想这俩就算是完好的时候放在餐盘里也容易被弄混啊,何况还是碾碎了的?

犹豫了半晌,她看着谢佻笑颜里带着的危险意味,试探着回了一句:

“我……我是啊……”

谢佻:“……”

她差点被气笑了。

以前收徒弟的时候发现各个像是失去味觉一样,她当时就希望老天能给她个味觉‘正常’的。

许多年后,老天终于让她如愿了,然而这个味觉‘正常’的小朋友一旦失去了尝味环节,就会开始两眼抓瞎,一言不合就遭遇知识盲区。

深呼吸了一口气,谢佻说道:“虽然这两盘菜只让你看,没让你尝,但是甜罗勒是意大利菜的常用香料之一,口味清爽,有名的‘青酱’主材料就是它;而九层塔却更适合用于热炒的菜式当中。”

程悠悠赶紧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认认真真地把这知识点记下来。

如果谢佻要考校的是国内的菜肴常识,程悠悠多少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然而这次要应对的是来自米国的米切尔的挑战,他是个在欧洲系统学习过烹饪技术的人,讲究的又是米其林那套精致的讲究,用料搭配也多是采用欧洲常见香料,对程悠悠这样一个八大菜系还没精通的人来说着实是个超纲知识点。

从西餐餐具的温度知识,到西餐常见的香料,包括科学的借助测量仪器进行烹饪的方式,都让程悠悠这几天恍惚觉得回到了高三。

感觉又要过上每天记知识点记到很晚的日子。

中式菜肴在烹饪的过程中更看重厨师的感觉,用料多少、油盐程度都取决于不同地区的不同顾客口味,厨师基本走的是经验流。

然而在学院派当中,就更讲究严谨,什么味道放多少,几乎都能精确到量杯量尺,尤其是在烹饪一些高级食材的时候,油锅温度、水温、具体哪分哪秒放什么食材,都十分有讲究。

虽然谢佻本身走的经验流,但是她向来信奉‘知己知彼’,虽然不喜欢那套理性主义,但是对方所擅长的东西,她也不能比人家差。

现在这套标准同样放到了程悠悠的身上。

两人就这么研究国外餐点的香料研究到很晚,后来程悠悠还在谢佻做菜的同时,一边用餐巾叠花,一边默背餐具的温度,由此争分夺秒的学习。

她感觉自己当年要是拿出这劲头来准备高考,说不定都考上清北了。

……

四个小时后。

谢佻讲着讲着课到一半,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话音蓦地一收,有些意外道:

“嗯?这个点了?”

程悠悠像只小狗一样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还揉了一下肚皮,回道:“师父,饿了。”

谢佻转头看了看桌上空了的盘子,又看了看她。

程悠悠稍稍脸红了一点,然而想到谢佻的手艺,继续说道:“我一学习就饿得快。”

这个倒是真话。

也许是脑袋比较笨的原因,所以注定她在学习的时候需要消耗比别人更多的能量。

谢佻嗤笑一声,双手环胸站在哪里,睨着她的眼眸里星星点点都是笑意:

“说吧,吃什么?”

程悠悠欢呼一声,放下手里被玩出花的餐巾,开口道:

“烧烤!”

谢佻看了看厨房剩下的食材,从早上放到现在,确实不够新鲜,有的放在其他菜肴里已经不太合适了,烧烤确实……勉勉强强能凑合一下。

问题是——

她看了看一脸期待地望向自己的程悠悠,抬手就弹了下她的额头:

“大晚上吃这个你也不怕胖?”

程悠悠吐了下舌头,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笑嘻嘻地回道:

“师父做的菜,胖也要吃完!”

谢佻轻哼一声,然而神情间却对她这通马屁很是受用。

……

谢佻做的只是家常的烤五花肉,但是却有一种独到的温馨感。

五花肉片在自制的酱料里滚了一圈,沾上了淡淡的蜂蜜香甜,外层却是辣酱的红彤颜色,明明还生着就已经能让人想象出之后的味道了。

趁着五花肉片在酱料里入味的时刻,谢佻剥了几片卷心菜,还挑了些鲜香菇去蒂洗净,又切了点红绿色的菜椒,之后将卷心菜切成小片,将香菇对半切开。

又把卷心菜和菜椒都焯了一遍水。

之后在小小的烤盘上把肉码上,时不时还把五花肉翻着面煎。

涂在五花肉上面的酱料发出小声的滋滋声,面上烤出点儿油光来,虽然烤肉声音不大,然而散发出来的香味却飘的整个院子里都是,甚至让隔壁院里已经躺在床上的人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思考着旁边住的到底是谁,从下午开始煮东西折腾到大半夜,太过分了!

然而谢佻和程悠悠却浑然不知邻居们的意见,程悠悠盯着烤盘上的烤肉,感觉自己师父着实接地气,不管是专业厨具还是普通家庭简易版,都能被她三两下玩转。

仿佛看到了那些才华横溢的音乐大师,拿起乐器就能轻松谱出一首悠扬的乐曲。

看谢佻做菜是一种享受。

好像那些厨具不再是冰冷的工具,在她手中如臂指使,各个协调的能自动奏出一首交响乐。

单从技术的角度来说,不管是她切菜时几乎能出残影的刀工,还是翻炒时的手法,甚至对各种食材的火候的掌控,都堪称炉火纯青,程悠悠到现在就没发现她有什么是不擅长的。

从中式煲汤、煮粥、焖炸炒煸到西式甜点、浓汤、烤排,样样都能做出顶级的味道来,几乎没有不让人满意的时候。

程悠悠如此想着,情不自禁地夸了一句:

“师父真的好厉害啊~”

谢佻哼笑一声,眼眸里含着笑意,被眼下泪痣的点缀出无端的妩-媚感来。

“别以为这么说,明天我就不会骂你了。”

程悠悠不好意思地撩了下额前的空气刘海,视线盯着烤盘里滋滋作响的烤肉,回道:“哪里,我就是想发自内心的夸一下我的师父。”

烤盘里的肉已经五分熟了,烤出来的油正好能够放蘑菇和卷心菜,谢佻又将淡绿菜叶和蘑菇放下去,尤其是蘑菇在烧烤的时候散发出来的鲜香味,混着之前的肉味,那更是让人闻了只有饿的嗷嗷叫的份儿。

细细碎碎的孜然粉撒了薄薄一层之后,谢佻将盘里的烤肉、卷心菜和蘑菇都串在细细的铁签上,五花肉被稍一折叠着串在卷心菜叶片间,和着花花绿绿的新鲜菜椒,以及鲜嫩的香菇,光是颜色就跳跃出了十足的美味。

谢佻动作很快地穿了十来串,将盘子递给旁边早就按捺不住的程悠悠。

程悠悠笑容灿烂的接过,把盘子凑到跟前,吸了一口气,闻到了孜然和烤肉的完美诱惑,赞了一句:“好香!”

感觉能吃十盘!

她乐滋滋地端着盘子往院里的石桌边走,矮矮的围墙圈出头顶的一方天空,旁边还有一棵枣树,即便是在夏季也能遮出一方阴凉的天地。

程悠悠在桌边坐下,拿起烤串咬了一口,鲜嫩的香菇和甜椒、还有一口肥瘦相间的肉同时咬紧嘴里,咀嚼时的口感简直丰富的让人惊喜!

香菇最为鲜美,甜椒和卷心菜都能很好地解了五花肉的腻,如此一串串接着吃十分过瘾。

盘里还剩最后一串的时候,她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了持续的震动。

程悠悠拿起最后一串,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放到嘴边的动作顿了一下。

是洛子衿打来的电话。

她唇边不自觉地出现些许笑意,感觉两人似乎又恢复了只要一分开就会每晚都打电话或者发信息的模式。

明明是下午才分开的,这会儿看到洛子衿拨来的电话,却有种很久没见她了的感觉。

程悠悠接通了电话,眼中盈着笑意,听见洛子衿在那边问她为什么这么晚还没睡。

她美滋滋地回了一句:

“因为我在吃烧烤。”

听见那边的呼吸声有些不太稳定,程悠悠眨了眨眼睛问道:

“你在做什么?”

洛子衿从跑步机上下来,看了看上面显示的几公里字数,汗水从她的鬓角滑落,沿着侧颌线条落下,滴落在衣服前襟上。

她缓了缓气息,想到自己晚上吃的那顿夜宵热量,淡淡地回了一句:

“健身。”

想到程悠悠现在居然放肆到能在晚上吃烧烤了,她顿时有些无奈,拿起脖子上挂着的毛巾擦了擦头上渗出的细密汗水,她离开健身房,往浴室和房间的方向走去。

程悠悠在电话那头‘唔’了一声,问道:

“这么晚了还锻炼啊?”

“为了不浪费某位小朋友给我做的大餐啊。”

洛子衿的语气不咸不淡,然而听在程悠悠的耳中却莫名多了些特别的味道,听的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所以你为什么能活得这么嚣张,还大晚上吃烧烤,嗯?”

洛子衿话题一转,轻易地绕到了程悠悠的这个问题上。

她还以为程悠悠回去训练很苦,没想到过的还挺美。

问话的声音里,好像还带了点轻微的咬牙切齿意味在里面。

仿佛当年高三时两个人掉了个个,以前被限制着吃喝的人现在放飞了起来,而另一个人则是终于感觉到了这方面的苦恼。

程悠悠听到她的问题,有些迟疑地‘呃’了一声。

她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把之前的事情捎带着提一句。

想了想好像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况且也已经过去好多年了。

在心中对自己如此劝了两句,她的语调刻意地轻快了起来,用一种仿若提起旁人故事的语气,轻描淡地回了一句:

“哦,前些年肠胃不太好,住了一段时间的医院,出来之后吃东西也一直不太好吸收,所以就吃什么都不胖啦,并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成全我多年以来的梦想。”

说完她还笑了一下,好像这事情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洛子衿却捕捉到了她话里所隐藏的故事。

前些年……

她无端想起资料上显示的,程悠悠在她进入这行的同一年退圈的事情。

当时只觉得那人是因为高中下午发生的事情,对她无法介怀,所以连约定好了的见面都食言了,甚至到了后来——

像是根本忘记了她们之间的约定一样,在洛子衿走进圈里,刚想往约定好的目标前进的时候,程悠悠却离开了。

那突然消失的姿态,就像是慌不择路的逃离,完全像是不想见到她一样。

洛子衿当时是这么想的。

所以后来的几年,她也刻意地没再去关注对方的消息,赌气一样的以为这样就能把人从自己的生命里挪开。

直到要去凤城录制那档综艺、再次听见程悠悠的消息时,才发现之前的所有隔绝都是自欺欺人,她此前构筑起的冷漠在那人的消息前脆弱的不堪一击,心底想要再见一次的想法甚嚣尘上——

最后她跟自己妥协了,决定暂时不去管之前发生的事情,重新开始。

而今想起这一路的心路历程,洛子衿只觉得自己之前幼稚又可笑。

她在电话这头久久没有再开口,只剩下时重时轻的呼吸声响起。

程悠悠用那种随口一提的语气,就是不想让她去纠结这些已经过去了的事情,半晌没听到她的反应,有些着急地在那边说道:

“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现在可好了,你不要这么……”

不要这么担心,都没什么的。

她想如此说,话语出来一半,听到洛子衿轻轻的一声:

“嗯。”

如她所愿地转了话题,洛子衿只得关心她别的事情:

“今天下午回去没被你师父为难吧?”

说到这个,程悠悠顿时苦了脸,跟她说着下午遇到的那些难题,末了还不忘帮谢佻正一下名:“师父人很好的,她没有为难我,是我太笨了。”

往常听到这话,洛子衿肯定又控制不住地要心底发酸,可是今天却顺着她的意思自然地往下又接了几句,最后愉快地结束了电话。

看着已经恢复成屏保图案的手机屏幕,洛子衿眼底的暖意一点点褪却,抬头看到站在梳妆台前的自己,与里面那个面无表情的人对视了几秒钟——

忍不住地露出点奚落的嘲讽来。

这就是你。

她在心底无声地说道。

小气、记仇、任性、幼稚、自以为是……

你怎么值得那么好的人喜欢,又幸运的让她牵挂了那么多年?

她凝视着镜子里的那张脸,看着那双黝黑的眼眸里透出的嫌弃,如此又过了半分钟之后,轻轻叹出一口气,雾气在镜面上飘渺地留下一方朦胧,又极快地蒸发不见。

从角落里扒拉出唯一值得庆幸的丁点儿幸运值,她自我安慰地想到:

还好,程悠悠喜欢了她这么多年。

否则,她连听到这些真相的机会都没有了。

……

隔日。

新诚娱乐有限公司顶楼,总经理办公室。

洛凯风坐在黑色的皮质办公椅上,将手里的那个装着资料的牛皮纸袋往前推了推,抬眼看了看桌前站着的人,开口问道:

“我记得她之前是你同学,对吧?”

洛子衿淡淡地‘嗯’了一声,没有要多解释的意思,拿过资料走到旁边的沙发上翻了起来。

洛凯风看着她,颇有些稀奇地挑了下眉头,难得见到她对谁这么上心的,不过想了想,只当自己不了解女生之间的友谊,也没兴趣多问,随她去了。

按了一下桌上的电话,他让秘书送进来一杯水,又低头看面前的文件去了。

不远处。

在待客区域沙发上的洛子衿看着面前这个棕黄色的牛皮袋,指尖在粗糙的封面上按着,却不知道该不该打开。

秘书轻敲了敲门,得了许可之后进来,将一杯温水轻轻放到了洛子衿的手边。

洛子衿端起温水,双手捧着玻璃杯壁,视线依然在面前的纸袋上没挪开。

她太想知道,自己错过的那八年里,程悠悠身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尽管这样的做法不太好,但是不想让对方再次开口自揭伤疤,又想要了解,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想了许久,她缓缓地拆开了面前的袋子。

按照时间,翻到了自己想看的那个部分——

上面有一个她从未听过的病症名称,后面紧跟着的注释让她的心往下沉了沉。

‘营养吸收易产生阻隔’、‘严重时引发多种并发症’、‘无法根治’、‘易反复发作’……

有些字眼单个看上去没什么,凑在一起却无端端产生了一种触目惊心的效果。

她闭了闭眼,想起那天把程悠悠抱起来的时候,怀里那轻的有些不可思议的重量。

握着杯子的手心用了力气,指尖泛白地贴在杯壁上,杯里的透明水面上忽而晃了晃,出现点圈圈水晕。

而这个病查出来的时间,确实,正好是程悠悠退圈的那一年,也是洛子衿进入这行的时间。

世间就是有那么多的巧合,但这些巧合却无法令她释怀。

如果她不是那么高傲,愿意在听到程悠悠退圈消息的时候,放下自己无谓的高傲,哪怕是打一个电话去问一问也好。

‘铛’地一声,是玻璃杯撞在桌角的声音。

洛凯风从工作中抬头看了过去,见到洛子衿将手里没来得及喝一口的水杯放在桌上,狼狈地起身拍了拍身上溅上的水珠,俯身去抽桌上纸筒里的纸巾。

“你没事吧?”洛凯风看她表情不太对,停了笔,眼中露出关怀的意味。

只见洛子衿摇了摇头,回了他短短两个字:“手误。”

洛凯风昨天应下她的要求,托人查了消息,今早拿到那份资料,但却没兴趣看这么个小网红的生平,所以也不知道洛子衿是看到了什么。

正想多问一句的时候,坐在那边沙发上的人却拿起文件袋往门外走去。

路过秘书处的碎纸机时,她停下脚步,将袋子里的纸一张不漏地全部取了出来,看着它们尽数被搅碎之后才离开。

一路遇到许多同公司的年轻艺人,不论亲疏关系,见到她后都会打一声招呼:

“子衿姐。”

有的知道她今晚要参加生日会,还笑着补了一句:“生日快乐。”

比起新诚其他艺人之间明争暗斗的场景,所有人对她的态度都是如出一辙——

哪怕背后对她的资源有意见,也只敢闷在心里嘀咕,面上是绝不会露出半点痕迹的。

毕竟,他们都还要靠抱紧老总大腿过日子啊!

……

当晚。

洛子衿准时到了芭莎为她举办的生日会现场。

能容纳几百人的场合已经坐满了粉丝,各个在她出场的时候发出尖叫声!

“子衿!”

“洛子衿!”

“我爱你啊啊啊!”

洛子衿转了转自己手腕上的镯子,对他们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于是下面的呐喊声更上了一层楼,明明人不多,偏偏造成的轰动还不小。

旁边的主持人感受到粉丝们的热情,笑着宣布今晚的生日会环节开始。

想要来参加的粉丝肯定比这数量要多得多,但是洛子衿本意只是跟大家聊聊天,并不在圈钱上,所以觉得人少方便些,用的是内部抽奖的方法挑的幸运儿,本来要收的门票钱都被她包了。

可惜的是,这次吴双双和刘迎春都没抽中,只能遗憾的对朋友们发来的照片舔一舔。

从给粉丝送小礼物开始,气氛就一直热热闹闹,尤其是在主办方推出一个十层的蛋糕塔,大家集体给她唱了生日歌,切完一块蛋糕之后,主持人宣布自由提问环节到时,现场气氛又一次高-潮!

洛子衿手里端着个小蛋糕,看了看旁边那高高的放在那里的蛋糕塔。

明明平时都不会在意这些吃食的细节,知道这些蛋糕只是摆上来看,事后都是让工作人员处理的,但不知为什么,现在她却觉得有点浪费。

她挑了下眉头,开口问了一句:

“要不我们边吃边聊?你们还没吃晚饭吧?”

说着给站在远处的小路使了个眼色,小路转身跟工作人员提了一句,立刻有人上台拿过切蛋糕的餐刀,开始给粉丝们分发蛋糕。

主持人在旁边笑了一句:“看来子衿今天走的是亲粉路线啊。”

明明长得一张冷淡的脸,还对人关怀备至,简直能让粉丝们当场发誓死心塌地不离不弃。

洛子衿点了点头,弯了下唇,对坐在下面的粉丝说道:“先让你们吃点甜的,一会儿问问题的时候也甜一点。”

下面的瞬间嗷嗷叫着应好!

前排还有人回:“比奶油还甜!”

洛子衿眼中出现丁点笑意,听到了说话那人的声音,见到她举手,示意她可以起来第一个问,也想领略一下这‘比奶油还甜’的问题内容。

那女生红着脸站起来,拿过话筒问道:

“洛洛,你从进场开始已经摸了五次手镯了,请问一下那是谁送你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