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香辣花甲粉(1/1)

原先微凉的白金镯子扣在手腕上, 久了之后被体温焐热, 与皮肤接触的内侧凉意已经不再明显。

听到粉丝的问题, 洛子衿左手端着蛋糕盘, 右手又是下意识地转了转那个手镯,边缘处反射出顶上的灯光, 生出一线耀眼的弯弧。

洛子衿唇边不自觉地泄出几分笑意,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饰品, 连看到边缘处的亮光都会想到程悠悠笑时的眉眼。

在意一个人总是难以藏住的事情。

她低了低头, 垂下眼睫看手镯的时候, 小刷子一样浓密的睫毛将她眼中因为想起某人时那一闪而过的温柔挡了几分, 所幸粉丝们都离得远,没人看见这一幕。

洛子衿还未回答,提问者已经被身边另一人用力拽了拽衣服, 对她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问这种死亡话题。

容易出场后被其他粉丝堵住暴揍。

这可是铁粉们的福利见面会,问什么不好,关心洛子衿的情感生活,这容易出事的啊少女!

洛子衿笑了一下之后低头的动作,看在下面的粉丝们面前, 就像是礼貌性地对提问者保持微笑,但这个问题实在有些私人, 所以稍稍整理一下神情。

被旁边好心粉丝提醒了一把的女生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好像哪里不太对, 于是灵光一闪匆忙解释道: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 我可以重新问一个吗?因为今天其实是我朋友抽中了票, 但是领导临时要她加班,所以她就让我帮她来现场见女神,我我我也第一次追星,不好意思——”

听到她迅速地改口,周围的粉丝们心里都跟着松了一口气。

之前还以为是什么邪教cp粉混进来了,听到问题的时候,他们心中都还在想,一会儿出门之后要怎么教教这位小朋友做人。

‘第一次追星’这个词让有些人善意的笑了出来,暗自决定一会儿就出门告诉她饭圈的基本规则。

——第一条,不要在公共场合关心自家爱豆的感情生活。

洛子衿见到她紧张的手忙脚乱的样子,脸都涨的通红,不知为什么,忽而想到程悠悠害羞时候的模样。

唔,悠悠比她可爱。

如此想着,洛子衿轻一颔首,同意在给她一次提问的机会。

接下来的流程都没有再出什么大问题,剩下的粉丝里很多都是从她第一部作品就开始关注她的老粉,没再出现‘第一次追星’的存在。

主办方还设计了一个神秘嘉宾到场的环节,提前跟她的经纪人商量过,请来的是她一个关系还不错的朋友,林修竹。

林修竹在荧幕上亮相的作品并不多,但每一部都是脍炙人口的大作,他通过话剧表演打下的基础功十分扎实,不过而立之年,演技却绝对可以归入老戏骨的范畴中。

话剧舞台表演让他的演技极其富有感染力,尽管在那些作品中都只是配角,却依然能够给观众留下足够的印象。

他原本和洛子衿的老师关系不错,通过张若武知道的他这个颇有灵性的学生,后来因为共同拍过一部戏,在同一个剧组待过的原因,对洛子衿的印象还不错。

那时候他抽空去剧组担任一个戏份只有几场的重要配角,导演跟他的关系不错,求了他许久才让他在忙碌中答应过来客串几天。

当时他正在准备一个重要的演出,人却在剧组走不开,只能在休息的时间里自己练习之后的舞台剧,偶尔会心血来潮地在角落里语气古怪地念出一些外语台词。

有一次洛子衿拍完正好在他旁边休息,听见他忽而发出一句铿锵有力的呼声,分明是抑扬顿挫的调子,偏偏腔调之间连贯出一种独属于他的高贵优雅在里面,哪怕听不懂,但光是这声音也能让人沉沦。

他兴致勃勃地独自练词,仿佛一个旁观者,站在历史的洪流中,回顾往昔的历史时,睥睨于高处,用诗一般的语气,吟唱着评判那已被洪流淹没过的、只余下断壁残垣的罗马帝国曾做过的暴行。

洛子衿原本是拿着自己的剧本在看,专注力十足,但是在他一开口之后,注意力忍不住跟着挪了过去。

甚至在结尾的时候,也跟着不自觉地仿着他的语调,跟着哼出了几句话,末了勾了一下唇,低声用拉脱维亚语说出这幕剧的名字:

“Quo vadis(君往何处)。”

从余韵中回过神的林修竹看了看她,挑了挑眉问道:“我记得你跟张若武学的是Notre Dame de Paris(巴黎圣母院)这类的经典吧?”

他以为洛子衿最多能懂点古英语和法语,没想到她竟然还会关注捷克的经典剧目,颇有些讶异。

毕竟,洛子衿虽然跟着张若武学了话剧表演,但是从她参演的作品中也能发现,她本人对话剧的兴趣并不太大,更多时候还是在电影和电视剧的荧幕上出现。

洛子衿扯了扯唇角回道:“这部剧的词我很喜欢。”

对这些表演类型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话剧圈的人对所谓的影帝影后们的演技,其实多少都是有些瞧不上的。

所以之前的林修竹,在听说了张若武的学生居然没专注从事这行,跑去当大明星了,还暗自摇了摇头,以为他找的学生只不过是蹭了他的名气,赚了个噱头之后去当了流量小花。

起初他以为洛子衿是恰好关注了这个剧目,后来还刻意时不时地在她跟前冒出一句其他剧目的外语,在发现洛子衿时常能接出下一句之后——

他对张若武这个学生的印象稍稍提到了及格分。

后来又发现洛子衿的性格颇有些对他胃口,所以这几年跟她的来往渐渐增多,两人年纪差的不多,却建立了隔辈的友谊。

……

洛子衿看到他的时候,脸上适时地出现了丁点儿惊讶,起身看向他,开口道:

“居然是林老师,我前两天收到你的明信片时,还以为你在欧洲没回来。”

林修竹本人的气质卓然,如挺拔的青松,由于常年舞台演出的原因,他的站姿总比寻常人要直许多,脊梁骨大部分时候都是挺直的,仿佛有一口气含在胸中。

五官长相明明是属于斯文书生的儒雅类型,偏偏又在一举一动中带出点国外绅士的味道,令他的气质莫名带了些矜贵的气息。

尤其是此刻他穿着的洒了些许细碎金粉的黑色西装,理了理手腕袖扣的动作更是将他这种矜持的傲气显露十足。

他微微一弯唇,对洛子衿露出个恰到好处的笑容:

“刚回国就收到了你生日会的邀请,我怎么能不来?”

他从助理手中接过自己准备好的礼物,看向洛子衿,眼中捎着笑意,不疾不徐地开口道:

“生日快乐。”

洛子衿脸上笑意更盛了些许,将手中的蛋糕放到一旁,接过他的礼物,礼貌道谢。

粉丝们有许多知道她和林修竹关系不错的,也在下面跟着友善地喊出他的名字。

不过也有些人在心底疑惑:

咦?

一般来说,之前洛子衿相关的活动,出席的嘉宾里都能看到蒋镇轩的影子,这次居然没有他?

但他没出现,对于不是蒋洛cp粉的洛子衿粉丝来说,反倒觉得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我们家洛神终于摆脱了那块大牛皮糖!

之前多次捆绑cp炒作已经很烦了,现在官方拒绝发糖,简直喜大普奔!

……

同样关注了洛子衿生日会的蒋镇轩这会儿正在家里刷微博,看到芭莎推送出来的洛子衿生日会现场短视频之后,他脸色沉了沉。

往年他总能收到给洛子衿办生日会的主办方的邀请,不论是新诚娱乐的内部庆祝会,还是那些知道他和洛子衿关系不错的品牌方。

他并不认为芭莎会不知道他和洛子衿的关系。

打破这种惯例,只有一个可能——

就是洛子衿那边的人为了避免‘尴尬’,提前跟主办方打过了招呼。

所以邀请的人才会是林修竹。

想到这里,他咬了咬后槽牙,翻起了通讯录,给认识的朋友去了条消息,想验证自己的猜测。

没一会儿,那边的回复过来了:

“我刚找别人看了一眼神秘嘉宾的邀请表,上面就只列了林修竹一个人,而且备注是确定会来,我猜是新诚那边跟他早就约好了,提前跟我们主编说的吧。”

蒋镇轩:“……”

他又想起了之前被洛子衿一言不合删掉微信好友的事情了。

正在这时,那朋友秉承着分享八卦的原则,又跟他说了刚才提问环节发生的,关于有个福尔摩丝询问的手镯问题。

蒋镇轩看到‘摸了五次’这个描述时,手机光线映在他的脸上,在只开了壁灯的暗淡客厅灯光下显得既沉且暗。

他刚录完一个综艺节目,今天晚上才有时间空闲下来,但是等了许久都没从经纪人那里等到洛子衿生日会的邀请函,他还以为这次是没有嘉宾的流程。

没想到……

他看了看旁边桌上一个包装完好的礼品袋,里面装着他送洛子衿的礼物,是今年百达翡丽的新款。

他认为,凭他和洛子衿的关系,只要在她生日的时候亲自送礼上门,就一个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原因道个歉,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能挽回一下。

不求进一步,别退步他都知足了。

现在看到那个手镯,他心理不禁‘咯噔’一声。

还能再回到原先的位置上吗?

……

此时此刻,首都某条老巷子的四合院内,跟着谢佻又忙了一天的程悠悠总算得到了解放,惯例缠着谢佻要夜宵加餐。

谢佻教学的时候凶,但平时的相处中,对她基本可以说是有求必应了。

几十年来好不容易挑到个合心意的可爱徒弟,也只是缠着她要吃的,她自然无理由不应。

只是在动手之前,免不了戳一下程悠悠的额头,在她无辜的表情里落下一句:

“呵,你以为你师父我是随随便便给人动手做夜宵的人吗?”

程悠悠近来对于给师父顺毛这事儿愈发得心应手,闻言想也不想地接了一句:

“那当然不是啦!”

“师父父只给可爱如我的人做夜宵!”

她停了停小胸脯,娇软的声音带着这样莫名自信出口的时候,总有种可爱到爆炸、让人的心都跟着融化的感觉,像是一只足月的小奶猫,一本正经地操着萌萌的奶音冲人叫唤。

瞬间清空人的血槽。

谢佻被她的模样逗笑,摇了摇头,隔着点距离虚虚往她的方向一点,不重不轻地半带着警告的意味出口道:

“行,吃了我的夜宵,明天早上我问你的要是再回答不上来——”

“我、我这就去复习!么么哒谢谢师父!”

程悠悠立刻转身跑出厨房,去房间里拿出自己用来记知识点的小本本,趁着现在脑子里的知识还没有溢出来,先挑重点记在本子上,以便下次复习起来更方便。

谢佻失笑地看她一溜烟跑的飞快的身影。

尔后视线一矮,看到了旁边大铁盆里用盐水泡着吐沙的花甲,眼眸的光明暗不定。

恍惚间听到一个带笑的撒娇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当然不会随便下厨,但你永远都会给貌美如花的我做好吃的,对吧?”

她唇边的笑意一点点降了下来,好似一杯温热的水放在旁边逐渐冷却的过程。

厨房的灯光从上方照下来,将半敛着眼眸、不再微笑的她表情映得冷漠了些许,连眼尾那颗泪痣都无法再将她的气息往旁处晕染。

室内的活泼气息被刚才蹦跳着离开的人带走,在一片静谧中,谢佻被院落外吹来的凉风唤回了注意力。

她突然回过神来,将耳边的幻音驱散,自顾自嗤了一声,唇边重又出现些许嘲讽的弧度来。

只不过,这回她嘲笑的人是自己。

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两饼粉丝,她借着这重新忙碌起来的节奏,将那些在夜晚纷扰不断,扬沙一样在空气中沉浮的记忆碎片重新关进了深不见底的渊落内。

在碗柜中拿出个大海碗,在水龙头下放水,将刚才取出的粉丝泡在里面。

然后捞出从早上起就泡在盆里的花甲,挨个洗干净之后,放在一个天蓝底的瓷盘中。

扬手打开头顶上方的柜子,保鲜袋、保鲜膜旁边放着一方锡箔盒子。

等粉丝泡软了之后,她另取出两个不锈钢碗,用锡纸在底下铺了一层,而后依次放入花甲、切碎的姜蒜末、小红尖椒,又倒进生抽、料酒和蚝油等调味料,往碗里加了水之后将这个碗放在电磁炉上加热。

等到里面的花甲被煮到稍稍破开口子,被姜蒜和调味料提鲜的气息散发出来,混合着尖椒的些微辣意时,她借助工具将碗从电磁炉上取了下来。

之后才将早已在这段时间泡软的粉丝往里面加。

还切了点金针菇放进去。

重新将碗放在电磁炉上,将锡纸封口,加热到所有食材全部熟透之后,才取下来往里点了几滴醋,又点缀了些许新鲜的碎葱花。

……

在她做夜宵的时候,程悠悠原先还在看知识点,后来听到手机的震动声,屏幕上自动亮出‘特别关注’的微博推送。

洛子衿V:

“非常感谢芭莎给我举办的生日会,很荣幸与你们共度今晚的美好时光~”

就这说话的语气,一看就是小路替她发的。

但就算不是本人,程悠悠也下意识地划开手机屏幕,想看看她今晚还有没有什么自己错过的动态。

点进微博才发现这条动态里还有今晚活动的配图和一个小视频。

视频拍的正是嘉宾出场的时候,洛子衿起身看去时的模样。

眉梢轻抬,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里出现了些许惊讶的意味,而后就是眼角唇边都漫上的笑。

镜头从她身上转到了来宾那边,林修竹落落大方地入了镜,冲镜头这边投来个温文尔雅的笑,之后便朝洛子衿走了过去。

隐约还能听见背景里粉丝的尖叫声。

程悠悠反复戳着视频看了几遍,直到闭上眼都能凭空描绘出洛子衿微笑时唇角上扬的角度之后,再睁开眼,点着屏幕上的照片,小声道:

“不许笑……”

不许对别人笑的那么好看。

她鼓了鼓脸颊,只有在没人看见的角落里才敢这样放肆地说出心里的话,心底打翻了醋坛子,酸味从心房漫出来,直到整个房间里都是那股味道。

好想去参加洛子衿的生日会。

好想像之前在剧组的时候一样,每天都能够见到她。

屏幕上的一张照片被她点开了,正好是洛子衿坐在台上,一手端着蛋糕,另一手摸着手腕上白金手镯的动作。

简约大方的款式,却因那昂贵的材质轻易透出些低调奢华的意味来,衬得那截手腕皮肤更是如白玉般,小臂线条优雅自然,好看地让人移不开眼。

程悠悠看着她被定格的这个动作。

眉眼瞬间又舒展开来,好似春日里在雾深露重的清晨,阳光刚落下时照出的花丛月季,层层花瓣舒展开,吐露出纤细娇嫩的花蕊迎着骄阳。

她抱着手机往床上一倒,如同卷寿司那样将自己从左滚到右,又从右滚到左,发出幸福的叹息声。

洛子衿是不是喜欢她送的礼物呀?

是的是的是的!

那那那,有没可能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才这么喜欢她送的礼物呀?

有有有!

她在心中自问自答完毕,停了翻滚的动作,认认真真地去看剩下的其他图片,发觉每一张图里都有自己送的手镯出场后,程悠悠仰躺在床上,举起手机看着屏幕,在心底喜滋滋地想道:

不知道摄影师是哪位小天使,一定要给他加鸡腿才行!

心底那个打翻的坛子又被重新扶正,紧紧地盖上了盖子,醋味慢慢变淡之后,程悠悠忽地想起来那天从洛子衿家里离开时的一幕——

自己主动凑上去亲了亲她。

当时洛子衿闭上眼睛,右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后来动作变作勾着她的后颈,在她就那么贴上去许久之后,按在颈后的力度有一瞬间增加了些许。

就像是……

身不由己地想让她更贴近自己的世界似的。

而后,在程悠悠瞬间僵硬了的动作中,洛子衿的力气又骤然收了回去,安抚似的摸着她后颈,仿佛是在给她顺毛放松。

但程悠悠已经下意识地退开了些许,洛子衿也顺势松开了她。

想到这里,程悠悠的左手五指忍不住攥了攥,只有在隔了几天后的现在,才敢脸红的去回忆那天的事情,而后有些懊恼地想到:

早知道……

早知道就亲久一点了。

跟表面上的冰冷看上去不同,洛子衿的嘴唇亲起来十分柔软,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仿佛那果冻般的触感还残留在上面。

也不知道舔一舔是什么味道。

程悠悠脑子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下次要是再见面,也能找个借口亲一下同桌就好了。

想知道……同桌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念头冒出来之后,就像是原野上绽开的白色小花,一小朵、一小朵地偷偷开放,以为谁也不知道,其实从高处望下去,已经整片草原都被那星星点点的雪白覆盖了。

灿烂又蓬勃地生长着。

程悠悠捂着此刻圆鼓鼓地含着气的脸颊,又放下手,看着手机上的通讯录,在纠结要不要给洛子衿打个电话时,厨房里煮熟的花甲粉香味飘了出来。

她眼中顿时亮起了光,没等谢佻叫她,就鲤鱼打挺一样地从床上跃了起来,趿着拖鞋就出了房间,手中还拿着手机,穿过四方院落径直往厨房的方向而去。

……

洛子衿还不知道某颗橙子轻易被美食勾动,忘记给她打电话这件事。

彼时生日会活动已经结束,她和林修竹一块儿往外走,林修竹听说了她参演《灵均》的消息,正跟她聊着北秦的历史。

临到分别的时候,还有些意犹未尽地说道:

“如果你的注意力能稍稍放回若武的方向上就更好了。”

洛子衿冲他露出个浅笑,开口回道:

“有您和导师这样优秀的人才站在舞台上,那儿就已经光芒万丈了,哪里轮得到我上去献丑?”

林修竹轻一摇头,唇角的弧度再次上扬了些许,直言道:

“跟我还来这套虚的。”

洛子衿想了想,对他说了实话:

“好吧,事实是,有人喜欢我当明星的样子。”

林修竹对她的个性多少也有了些了解,知道她跟自己在某些方面算是同类,做事向来凭自己高兴,听到她这话,顿时有些讶异地‘哦?’了一声。

继而接到:

“谁这么有本事?”

竟然还能让洛子衿按照自己的心思走?

问出这问题的时候,他脑海里已经有了些许猜测,不过洛子衿只是笑,转而说起另一件事:

“当初毕业的时候,我哥还跟家里感慨,说我们家总算出了个正经科班出身从事这行的。”

林修竹笑意未褪,顺着她的话意稍一点头,而后看司机已经将车开了过来,便开口跟她分别。

末了补一句:

“期待下次再跟你参演同一部戏。”

“我也是,慢走,林老师。”

洛子衿礼貌地送他上车离开之后,转身带着小路和其他几个助理走到了自己的车上,直到靠上背后柔软的垫子时,她心中才缓缓卸下一口气。

任由自己从第一个粉丝提问时,脑海中就若有若无出现的那道身影彻底霸占自己此刻全部的思绪。

她让小路把手机递过来,摁亮屏幕想看看程悠悠有没有消息发过来。

小路将手机给她的同时,眨了眨眼睛开口问道:

“刚才蒋镇轩问我,你什么时候有空,他上门来给你送生日礼物。”

洛子衿头也不抬地回道:

“什么时候都没空。”

小路对她比了个‘ok’的手势,完美领略了她话语的精髓,低头开始组织语言委婉地给蒋镇轩回信息。

洛子衿瞄了一眼信息栏,没有未读。

旁边的来电部分,没有未接。

又打开微信,发现程悠悠也没有给她发消息。

连微博都没有点赞!

她自我安慰道:也许程悠悠是在忙,并没有看到今晚的活动。

正想给对方去个电话确认的时候,周沐晴的电话先过来了。

“生日会结束了吧?下个月四大时装周要开始了,几个秀场都给你发了邀请函——”

她话还没说完,听到洛子衿斩钉截铁地回道:

“纽约的我要去。”

周沐晴话头被夺也不在意,只是回忆了一下纽约时装周出场的秀场品牌,半晌后有些疑惑地问道:

“你这次是对哪个牌子感兴趣?”

以往她参加更多次的是巴黎和米兰的时装周,哪怕要去米国那边看望导师也是挑的其他时间,鲜少见到她在纽约时装周的时候过去。

所以周沐晴自然而然地认为是今年出来的哪个新品牌合了她的心意。

洛子衿神情淡淡,在心中暗自回道:

橙牌。

但她并未说出口,只随意应道:

“正是因为之前去的不多,所以今年正好换换风格。”

周沐晴想到她这向来有一出是一出的性格,也没继续深究,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她的借口,帮她将这时间排进行程里。

之后又跟她提到,最近有些自己看过还不错的剧本,已经让人送到了她家里,让她之后回去有时间挑一下。

洛子衿漫应了一声,跟周沐晴又聊了几句,这才挂掉电话。

终于有时间给某颗橙子拨过去——

……

“喂?”

“呲溜呲溜——”

程悠悠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的时候,随着那软乎声音一并响起的,像是正在大口吃面的动静。

洛子衿到嘴边的话顿时停了停,过了一会儿才轻声问道:

“你在忙什么呢?”

程悠悠还没反应过来她那细微的情绪变化,诚实地在这头回道:

“吃夜宵!花甲粉!我师父做的!”

洛子衿:“……”

行,很好。

她在这边录个节目都惦记着某人,而某人却在那边心大地吃夜宵。

还师父做的!

一点都没想起她来。

洛子衿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无声咬了咬腮帮子,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词:“嗯?”

程悠悠以为她没听清楚,全部心思都沉迷在面前的这碗神仙做的花甲粉里,又喝了一口鲜香十足的浓汤,满足道:

“吃夜宵啊,我师父手艺真的太好了,锡纸把鲜味都锁在了食材里面,米粉完全泡足了香浓花甲汤的味道,还有点辣,夜宵吃起来真的太爽了!”

出于美食主播的毛病,她一讲吃的就会身不由己地开始给人描述美味程度。

边说还边在心里继续扩充:

不仅仅如此啊!

花甲和米粉的搭配本身就是完美!

尤其是加了点红尖椒之后,那辣意直冲舌头,像是沟壑中点燃的一道火焰,沿着既定的轨迹从舌尖一路蹿进胃里,却又没压下花甲食材的鲜味。

夹在其中的姜蒜和料酒都完美将海鲜的腥味去掉了,加入金针菇之后,花甲的味道更是被提升到了极致!

米粉本身就属于味淡的类型,自然没夺去主食材的味道,浸在汤汁里,显得汤汁更像鲜奶一般浓白。

试想一下,面前摆着的一份夜宵中,银色锡纸垫在碗里,装着半碗浓白鲜汤,被煮的完全敞开的花甲带着壳敞开在里头,切碎的金针菇颇有些凌乱地缠绕在花甲上,还点缀着鲜艳的切碎后的尖椒小圈和青绿的葱末——

谁看到这样的画面能忍住自己动筷子的冲动?

尤其是动完筷子发现味道如想象中那般完美之后,程悠悠都想把汤碗喝个底朝天,所以一门心思只剩下夜宵的她,完美错过了洛子衿给她的第二次机会。

洛子衿听着她的描述,听见瞬间给传达出饥饿信息的胃小声叫了一声。

她左手揉了揉太阳穴,手肘压在车窗边缘,阖着眼眸,在心中宣布道:

程悠悠,你完了。

下次别被我逮着。

听到她半天没说话,程悠悠挪开手机,看了看屏幕上的信号,满格。

她迟疑着发出一声:

“喂?能听到我说话吗?”

洛子衿这一回那从齿缝里挤出来的回答清清楚楚地传进了她耳中:

“能,我听的很、清、楚。”

回想起白天在洛凯风办公室里看到的那份文件,洛子衿自我安慰道:

没事,她已经付出了这么多,现在该轮到自己了。

不就是眼里只有吃的,没有自己吗?

没事!

没关系……

个鬼。

很气,想把某颗橙子剥了皮吃进嘴里。

舔一舔,再咬下去,味道肯定不错。

程悠悠这回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碗里新鲜的花甲粉汤还剩了个底,但已经引起不了她的注意力了。

她的脑子转回之前看到的微博动态上,急忙转话题道:

“我看到你今晚的生日会照片了。”

洛子衿几不可察地轻哼了一声,听见她这会儿找补,在心底慢慢吐出一句:

已经晚了。

“你今天特别漂亮!”

程悠悠福至心灵,自动点亮了甜言蜜语技能,让洛子衿哼到一半,眼底已经泄露了心中的情绪,浅浅漫上一层笑。

拍了拍前座小路的座椅,她轻声道:

“给我点份花甲粉夜宵。”

之后才重又落回座椅里,听着程悠悠的吹捧,刻意让语调显得波澜不惊,应了一声问道:

“哦,有多特别?”

程悠悠:“……”

这不是强行逼着她一个情话入门新手提升到满级吗?

她绞尽脑汁,半晌小声道:

“独一无二……恰好站在我心尖上。”

后面的声音小的几乎让人听不清,洛子衿还是连蒙带猜地从那嗡声里补全了话语意思。

她蓦地笑出来。

车辆在马路上稳稳向前行驶,窗外的明亮路灯透过车窗洒在她身上,在她的脸庞上拢了一层温柔的轻纱。

明明还有半边落在阴影里。

然而被灯光朦胧照亮的另一边,却缱绻描摹出令岁月都惊艳的温柔。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