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小龙虾虾皇(1/1)

谢佻愣了一下。

这个胆敢伸手环着她脖子, 在她耳边说话的人除了瑛还有谁?

出于一种奇妙的不想让苏茉以为她还惦记这人多年的心理, 她没反驳瑛的话, 只是凉凉地斜睨着瑛的手臂, 淡淡地开口问道:

“你不是去吃小龙虾了?”

瑛笑意吟吟地回了一句:“悠悠说每天吃那个对肠胃不好。”

谢佻:“……”

呵,吃这些炸鸡汉堡就好了吗?

她强忍住嘲讽的冲动, 随意的抬眼朝对面看去, 正对上苏茉有些怔愣的表情。

瑛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对面那个模样挺精致的人, 但是除了程悠悠和谢佻, 其他同一类型的华国女人在她眼里都长的差不多, 比如她就觉得这人长得和程悠悠的对象并没有什么区别。

于是忍不住狐疑:

难道华国的同类们都喜欢这个类型?

但是心底的疑惑并没有影响她的戏路:

“不介绍一下?”

她朝着苏茉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谢佻知道她是在明知故问, 偏过头,轻挑了下眉头,但不影响出口的话语:

“朋友。”

苏茉喉头堵了一下, 给女儿递薯条的动作顿了顿,蓦地意识到:

是了,她们俩早就……只是朋友了。

从她忽然放开对方的手,踏上了另一条路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她们俩今天的结果。

想到这里,苏茉对谢佻露出了一个笑容, 但没意识到自己的眉头轻轻拧着。

好像在说:发觉你比我过的好些,我心里就舒服了。

仿佛这样就能让她赎清当初背叛这段感情的罪孽, 心甘情愿地接受自己走的越来越差的下半生, 告诉自己:

这都是她应得的报应。

可谢佻却别开了眼睛, 不想去看她这样的表情, 发觉对方过的不好,并不能让谢佻有一丝一毫的高兴。

她只是感到有点难过。

嘴里的汉堡再吃不下去了,夹心的肉炸的太老,外面的两层面包又盖得太敷衍,连青菜都蔫巴巴的,涂上沙拉酱更显得奇怪。

谢佻只吃了几口,就无法再说服自己继续下去,看了看旁边嘴角带笑的瑛,又看了看对面那个除了面容再让她认不出的故人,她有些匆忙地开口道:

“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先走了。”

瑛回头看了看自己盘子里还剩下的东西,最后选择端起一杯冰淇淋,跟她往外走去,临走时朝苏茉勾了下唇角。

好像在跟对方炫耀:

看,这么好的人你不要,有的是旁人往上凑。

演戏演全套的瑛,感觉自己扮演起情敌的角色越发的得心应手。

苏茉转身去看她的背影,有心想要再喊住她,但是‘谢’字到了嘴边又被她的牙齿生生咬住。

她想问,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像个寻常的朋友一样。

然而明明已经背对着她的人,却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头也不回地,只是高高抬起手冲她的方向挥了挥,那姿态就是在回答她:

再见了。

再也不见,苏茉。

看到那个动作的时候,苏茉忽然控制不住地流下泪来。

与年轻时相比较并没多少岁月痕迹的脸庞,在哭泣的时候依然有种幽兰吐露般的美感,眼眸中盈满了泪水,而后从眼眸中央刷然流下。

顷刻间就打湿了那张漂亮的脸庞。

但是再也不会有人心疼地抱着她,将她珍而重之地捧在手心里,将她视若珍宝。

苏茉意识到谢佻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入南城一步。

因为这人十年前就是那样,说了一句祝她幸福之后,就再也没有在她生活中出现过。

让她总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惊醒,以为自己曾那样爱过的人其实从来没来过她的人生中,一切都是她大梦一场。

然后只能看着与身侧男人之间的床铺距离,静静地问自己:

苏茉,你后悔吗?

后悔的,从当年跟谢佻说要结婚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

可是她不能再回头,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再去打扰谢佻的新生活。

……

瑛跟着她一块儿走出肯德基,估摸着距离,在旁边人再次抬眸瞪过来之前,就率先松开了自己的手,从善如流地抓起冰淇淋杯中的塑料勺子,舀起一口已经融化了的奶白色汁液送到口中。

甜的发腻。

糖分爆-表。

谢佻稍稍侧过头,想跟她说点什么,瑛立刻上道地回了一句:“不用谢。”

谢佻:“……”

她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想多了,看戏看的还高兴吗?”

瑛竟然真的顺着她的意思摸了摸下巴,似是在回顾自己刚才看到的情景,半晌后才再次开口:

“还行?”

谢佻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她一遭,似乎在思考跟这人动手自己有几分能赢的几率。

几秒钟后,她倏然抬脚朝着瑛的小腿踹了过去。

被早有所觉的金发女人灵敏地避开,手里那杯满满的冰淇淋晃都不晃一下。

瑛朝着她露出个大大的笑容,见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蓝色的眼睛里满是得意:

“早就听米切尔说过你们华国的功夫,为了全面的赢过你,我特意去学了点防身术。”

这可不是防身术那么简单。

谢佻独自一人走南闯北那么多年,又生的好看,自然偶尔会遇到抢-劫或者是别的什么事情,她的警惕心和武力值别说是在同行中,就是比起专业的人员也差不了多少。

瑛的反应能这么及时,说明肯定也是在这方面下过苦功的。

想法在脑子里转了一圈,谢佻脸上却半分不显,只似笑非笑地睨着她,发出一声“哦?”

瑛似乎对于躲开她这一下很是高兴,当下就又伸手上来揽她的脖子,哥俩好的架势说了一句:

“你刚没吃饱吧?要不我们去吃小龙虾,正好我又饿了。”

“你是猪吗?”

“我刚才点了一桌的快餐,为了你只来得及吃这一盒冰淇淋,你为什么还忍心骂我?——嘶!”

瑛躲闪不及,不轻不重地挨了她反手一肘子,表情夸张而痛苦地冲着前面那个只留背影的女人用英语喊道:

“你们华国的女人都是这么冷酷无情的吗?”

谢佻头也不回地带着笑意说道:

“是的。”

……

同一时刻。

程悠悠已经和尤瑾然走进了橙子台的综艺录制楼层,和《灵均》剧组的徐导再次见了面,礼貌的跟他打了个招呼。

徐导知道她和洛子衿的关系好,对里面那间化妆室的方向示意了一下,冲她笑着说道:

“子衿在那边。”

程悠悠点了点头,乖巧的回了一句:“好的,谢谢徐导。”

洛子衿除了拍《灵均》的时候用了剧组自带的化妆师——因为他们是徐导自己带的团队,更了解他要的妆感和效果,其他时候她都是自己带上化妆师的团队。

程悠悠打算先去跟她打个招呼,然后再去找橙子台的工作人员上妆。

她敲了敲关上的门,听到里面传来淡淡的一声:

“进。”

然而听到声音的她眼中却霎时间泛上笑意来。

她拧开并未上锁的门把手,笑容满面的往里走,迎面却看到坐在化妆台另一边的一个模样严肃的人。

程悠悠能感觉到她打量的视线在自己身上走过一圈,目光仿佛带有一股莫名的穿透力,好像一眼能将她看穿似的。

这样锐利而强势的眼神让程悠悠心里下意识地缩了一下。

她从来都不擅长和拥有这种眼神的人打交道。

但是托她曾经混迹这行多年的福,心理素质已经锻炼的极好了,下意识地便冲那人扬起个甜美的笑容。

正在此时,闭着眼睛,稍稍仰着头让化妆师上眼影的洛子衿疑惑地喊了一声:

“周姐?”

似乎对于她没告诉自己来人身份感到有些疑惑。

周沐晴对程悠悠稍点了点头当作是打招呼,重又低头去看手里的杂志,淡淡地开口道:

“程悠悠。”

洛子衿刚画完一个眼皮,就迫不及待地睁开这边的眼睛,从面前梳妆台的大镜子里找人,正看到程悠悠悄摸走到了她身后的样子。

化妆师知道她们俩是朋友,见到程悠悠放轻脚步凑过来,刻意绕开了自己发挥的空间,丝毫不妨碍她的动作,也只是笑了笑,就继续自己的工作。

结果程悠悠还没来得及靠近,就见到洛子衿掀开眼皮,虚虚看向镜子里映着的自己,轻笑一声,薄唇轻启吐出一句:

“幼不幼稚?嗯?”

多大人了跟小孩子一样?

因为声音较低,所以尾音的那个调调莫名就哼出一点宠溺的味道来,往常的清冷不复存在。

旁边听到她那语调的周沐晴眉头一跳。

是因为她知道的太多了吗?为什么这两人明明只是保持着正常距离在聊天,为什么她就觉得整个化妆间的空气里都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听见她的声音,化妆师又抬眼看了看程悠悠,正见到她对镜子里的洛子衿吐了下舌头的模样,格外俏皮。

“我的经纪人,周姐,周沐晴。”洛子衿对她介绍了一下旁边看杂志的那人身份。

这个经纪人的名字在业内相当响亮了,程悠悠于是立即礼貌的跟着喊了一声:“周姐。”

周沐晴又一度缓和了神色,冲她再次点了点头。

“那我先去化妆了。”

程悠悠见洛子衿一时半会儿的都没空闲,盯着她上妆的样子看了半晌,反应过来距离节目开始也没差多少时间,跟她说了一句。

洛子衿想开口让她用自己的团队,嘴唇刚刚张开,就察觉到周沐晴从另一边看来的视线,只能闭上,再应出一声:

“嗯。”

程悠悠对于能再次跟她见面已经感到非常满足了,也没继续在她的化妆间赖着,开门往外走去。

……

一个小时以后。

《极限制作人》新一期节目录制开始。

主持人在业内声名显赫,比起《锅铲》的领头人李天王也不遑多让,叫做柯大光。

发亮和他的名字一样响亮。

据说前几年因为在橙子台工作压力很大,导致掉发严重,后来直接放弃了治疗,剃了个大光头。

《极限制作人》这个综艺是圈内演员和各大电影电视剧组最常来的节目,因为娱乐性很强,主持人又常常给嘉宾即兴挖坑,所以还算有看点,自从播出之后收视率就在节节升高。

程悠悠在化完妆之后拿到台本,见到上面安排的要进行的游戏,顿时有些发蒙。

她可是个游戏黑洞……

要不当初尤瑾然让她和游戏主播们联合直播的时候,她也不会犹豫那么久。

怀揣着这样的紧张,她上台的时候不自觉的想往洛子衿的方向看,好像这样就能遥遥地感受到学霸同桌笼罩过来的光环。

洛子衿自然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但因为时刻记着周沐晴的叮嘱,只能刻意目视前方,偶尔顺势看向这边的时候,对她露出个安抚的目光。

程悠悠放心了。

但是柯大光不甘寂寞地搞事了,他看着在自己的宣布声中隆重走出的《灵均》剧组成员,视线从最左边的洛子衿看到最右边的程悠悠,摸了摸自己的大脑门:

“是我记错了吗?不是说陆将军和安宁公主是一对儿吗?你们之间怎么隔着那么远的距离?”

拿着话筒的徐导非常机智,开口就接了上来:

“因为她们俩一个是北秦将军,一个在和亲公主。”

现场的观众们顿时‘噫’了一声,让柯大光动了动鼻子,摇头回道:

“我闻到了一股虐的味道。”

“可我们节目向来秉承着‘能凑一对是一对’的理念,既然剧里不甜,那我光叔给大家发发糖行不行?”

徐导在底下观众的‘行’声中无奈的摸了摸鼻子。

程悠悠于是走到了洛子衿这边,让以为自己只是当个配角来打酱油的她突然有点方,只能在心里默背台本的流程。

柯大光从徐导开始依次给大家介绍,但是总在正经的聊天里猝不及防冒出一句话,让人一个反应不及就容易说漏嘴剧透。

比如他就在问到洛子衿的时候忽然冒出一句:

“你是喜欢安宁公主多一点,还是喜欢程悠悠多一点啊?”

因为知道徐导是老油条了,所以他只把目光对向剧里这对经过历史学家盖过戳认为有奸-情的人。

这话问的……

怎么回答都不太对。

不知道的只以为主持人是在刻意逗她们,但听在洛子衿耳朵里简直是道!送命题!

才刚追到对象,就要面临这么多的坎坷吗?

虽然炒作cp能更快的吸粉,但是洛子衿和程悠悠本来就有点虚,越是有什么,越想要在大家面前装作没什么,反而更容易暴露。

洛子衿心念电转地在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个回答后的场景,微笑着回道:

“陆将军喜欢安宁,至于我嘛——你们不是看出来了吗?”

说完之后她歪了下脑袋,坦然地看向旁边的程悠悠。

底下的粉丝在嗷嗷叫!

官配!

从今天开始‘衿程’就是他们要粉的官配cp了!

这样稍显出刻意的语态和动作反而不会让人多想。

坐在下面前排的周沐晴无端松了一口气。

程悠悠迎着她的视线,也回了她一个笑容,然后转过头看向观众,怕自己多看一秒,眼中的情绪就泄漏出来了。

感觉既要正大光明地跟洛子衿表现出亲密,又不能将尺度表达的太过火,着实在考验她的心脏。

以至于她在整个录制过程中,心弦都绷得紧紧的,对于柯大光抛来的问题宁可慢几秒回答过过脑,也不敢第一时间说出口。

但这呆萌迟钝的样子也跟她不常在圈内出现的形象挺符合,所以在节目播出之后又小小的吸了一波粉。

在游戏环节的时候还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原因是《极限制作人》除了让给观众们科普一些导演和制片的工作日常之外,还会偶尔出现演员们的演技比拼类剧情。

今天出现的是一场哭戏。

让程悠悠对着洛子衿哭。

这要是完全掉个个,洛子衿绝对半点压力都没有。

况且她们俩刚在一起,正是情到浓时,见面对视不出三秒都会不自觉的笑出声来,她哪能见得程悠悠哭?

戏也不行。

她跟程悠悠对过几次戏,知道这人得是找到了那个情绪感觉,身临其境才能演出来。

所以让她对自己流眼泪,简直就是在扎程悠悠的心。

洛子衿一边微笑,一边在心里把柯大光揍了八百遍。

尤其是当程悠悠看着她,渐渐在眼眶里凝出泪水,却坚持了许久才让它落下的时候——

洛子衿仿佛看到了当年自己跟蒋镇轩一行人走进校门,而她却在隔着马路的另一边看着他们的画面。

当时的程悠悠一定也像现在这样,明明眼里看着她,却仿佛看到了深渊彼岸的另一人,两人之间隔着的距离远的让人伸出手也摸不到。

于是只能含着泪,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对方远去的背影。

直到眼睛发酸,直到对方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视线范围内,仿佛从此于她生命中离去,才终于肯让自己的视线模糊起来。

洛子衿甚至怀疑她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没有拿着话筒的左手虚握了一下,想要握成拳头,让指甲在掌心深深戳出几枚弯月形的印记,借以用痛觉提醒自己要忍住给她擦眼泪的冲动。

但指尖刚碰到手心,又蓦地意识到自己这会儿所有动作都在镜头之下,于是力道传到了手指头,却不是让她能够顺应心意地察觉到痛,而是生生忍住那股想要握拳冲动,以至于小臂都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若是她的手再瘦上半分,指不定手背都会爆出筋来。

柯大光及时开口喊了一声‘停’,拉回了两人的注意力。

洛子衿极快的松了一口气,从主持人手中接过纸巾想往程悠悠的脸上擦,伸手到一半的时候理智回笼,于是递过去的姿势偏高了些,仿佛要直接怼到对方鼻子前。

所幸程悠悠反应极快地抬手从她的手中拿过纸巾,整个人从那情绪里抽离出来,笑嘻嘻地看着她,道了一声谢。

整期综艺的录制过程就这样有惊无险地渡过了。

……

但是节目结束了,洛子衿却仍然惦记着程悠悠的那场哭戏,直到进了化妆室换妆容都仿佛如坐针毡,怎么都不舒服。

想了半天只能跟程悠悠发了条短信:

“我一会儿送你回酒店?”

要不是这橙子台的后台走廊上人来人往,她觉得其实把门一关,将这化妆间当作是约会地点也很不错。

程悠悠想了想这电视台跟自己租的酒店之间只有五分钟的步行距离,忍不住笑了一下。

回洛子衿一句:

“要不我请你吃夜宵吧?”

回酒店还是算了,除非绕南城一圈,不然这约会时间还不如拿来吃吃吃。

洛子衿的回复瞬间就来了:

“好。”

说完之后她对周沐晴一抬头,“周姐,我有点事,你一会儿先走吧。”

周沐晴用头发丝思考都知道她的‘有事’指的是约会,在小路进门之后,抢在洛子衿又一次赶人前,对小路说了一句:

“一会儿你跟子衿一起出去吃夜宵。”

洛子衿第二次想赶走电灯泡的话就这么被抢先堵了回去。

洛大明星想最后挣扎一下,结果周沐晴上句话说出之后,立刻就转头看着她接了下句:

“带着她,吃个麻辣小龙虾还能有个人给你剥壳,多好?”

洛子衿被她的提议打动了。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路:……???

喵喵喵?

为什么要对她做这么残忍的事情,带她去吃麻辣小龙虾,竟然只是为了让她剥壳???

但她的意见并不在两位大佬的考虑范围内,于是小路就这样成为了千瓦大灯泡被捎上了夜宵之路。

……

然后洛子衿发现,有同样想法的人不止是她家的经纪人,还包括程悠悠的经纪人——只不过程悠悠没有助理,所以尤瑾然身兼两职,跟上了她的步伐。

原因是程悠悠很诚实地跟她说了自己一会儿要请洛子衿吃夜宵的事情。

尤瑾然略显期待地看着她。

程悠悠于是相当上道地顺势又问了一句:“尤姐你要一起来吗?”

尤瑾然没多想,只点了点头。

主要是她想到刚才程悠悠跟她提过的,洛子衿的经纪人这次也跟来了的场景,所以她以为一会儿的夜宵过程中对方也会出现。

感觉跟着程悠悠也能给这个可爱的小主播增加点底气。

虽说程悠悠和洛子衿是朋友,可两人在圈内的地位相差实在太多,哪怕尤瑾然这个晋江派去的经纪人身份也并不能让程悠悠多那么点儿分量,但……聊胜于无嘛。

毕竟听说一些大牌公司的经纪人,就喜欢仗着自己手头艺人的牛逼,然后看其他人都是鼻孔朝天的态度。

而程悠悠显然长了一张十分好欺负的脸。

尤瑾然怀揣着这样的想法,在走进斯宾特车中的时候,却只对上了小路微笑的面庞。

周沐晴完全不见踪影。

她开始意识到是自己想多了。

于是她顶着洛大明星的打量视线和小路‘能拉一个下水是一个’的友好笑容,往里走了不到两步,忽而摸了摸自己的兜,作出一副刚想起什么的样子,蓦地回头开口道:

“诶我好像把手机忘在电视台了,悠悠你们先去吃夜宵吧,我一会儿再去找你们。”

车门外的程悠悠:“???”

等等,她走的时候明明看到尤瑾然把手机放兜里了啊?

还没等她说话,车里的洛子衿顿时配合着露出个惊讶的表情,拍了拍前座的小路椅背,顺势吩咐道:

“小路,你也去帮尤姐找找手机。”

小路如蒙大赦地应了一声,亲热得地凑到尤瑾然的跟前,与她一块下了车,隐约能听见她问尤瑾然的声音:

“你还记得走之前是放在哪儿了吗?”

程悠悠向来知道自己的记性不太好,所以看到尤瑾然往电视台的方向走,想了想,倒转过去问了她一句:

“尤姐,要不我跟你一块儿去找找?”

尤瑾然赶忙摆手说不用,小路在旁边打着配合,对她抬手比了比车那边的方向:

“没关系的,橙子你快去跟子衿姐吃饭吧,我帮尤姐找找。”

尤瑾然也在旁边点头。

程悠悠只得往车上走,结果上车之后,才蓦地发现居然车上只剩她和洛子衿。

原来洛子衿的经纪人不在。

她坐到洛子衿的旁边,忽地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

原地。

尤瑾然看着缓缓驶出去的那辆车,忽然开口回了一句:“记得。”

小路没反应过来:“?”

下一秒钟,只见尤瑾然从自己身侧挽着的挎包里,缓缓地掏出了手机。

小路:“……”

小路:“!!!”

妈耶!这神助攻!这眼力见儿!

她对尤瑾然露出了个崇拜的眼神,没想到程悠悠对这个经纪人那么信任,居然会对尤瑾然说出自己和洛子衿的关系。

刚想和这位尤经纪人聊一聊刚才录节目时候的事情,就听见她疑惑地皱了皱眉头,继而看向自己,说出一句:

“是我的错觉吗?我总觉得她们俩之间的友谊很特别,好像我夹在中间不太合适?”

尤瑾然以前读书的时候成绩不太好,成天都是和朋友出去浪,并没感受过学霸的关爱,也不明白来自学霸的友谊。

所以她琢磨半天,心里那股奇怪的感觉挥之不去,又一时半会儿想不到什么合适的形容词,只好转头问问小路,想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小路:“……”

原来并不是知道真相,而是出于一股天然的直觉吗?

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夸尤瑾然灵敏呢,还是该说她迟钝呢。

清了清嗓子,小路多少也受到了点洛子衿的熏陶,顿时毫不突兀地露出个疑惑的眼神,开口问道:

“嗯?是吗?可能她们俩就是玩得比较好吧。”

尤瑾然想了想,跟着点了点头。

……

车内。

洛子衿看着坐在旁边的程悠悠,似乎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还不够近似的,干脆抬手将人抱到了自己腿上。

虽说车顶的位置挺高,而且车里也没其他人,但是程悠悠还是有点不太好意思,毕竟刚从节目上下来。

可是现在洛子衿是她的女朋友啦!女朋友要个抱抱当然要给啦!

心底那个小人儿叉着腰,冲她理直气壮地喊道。

于是程悠悠只害羞了不到半秒,就抬手抱住了她的脖子,亲昵地蹭了蹭她的下巴,乖巧地坐在她怀里。

洛子衿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手指没入她顺滑的发间,感觉到微凉的发丝从指间穿过,凑下贴着她的耳朵,低声问道:

“刚才哭的时候想到了什么?”

程悠悠知道她的意思,但是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现在她们都在一起了,重提那些伤疤并不太好,于是她只兀自埋首在洛子衿的颈间,低声说道:

“没有什么,瞎哭的。”

洛子衿不知信了没,只是轻轻呼出一口气,顺着她的话往下说了一句:

“瞎哭我也心疼。”

天知道她刚才看到这人掉眼泪的时候有多难受,平生第一次庆幸程悠悠还好没进这行,洛子衿忽然不想跟她一起演戏了。

她只是想要跟这人一起生活,谈一段能绵延到生命尽头的恋爱。

程悠悠听到她的话,总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只能傻笑两声,赶紧把这个话题转开:

“我师父跟我说有家小龙虾的店特别棒,而且顶楼风景和环境都不错,我们去那边吃?”

洛子衿‘嗯’了一声,听到她报的地址,于是打开车内的对话系统,跟司机说了一声。

……

此刻的小龙虾虾皇店内。

谢佻看着桌上上来的啤酒,又看了看一大盆几乎浸泡在辣油里的小龙虾,还能看到点缀在上面的香菜和白芝麻。

她脸皮抽了抽,看见瑛用拇指开了瓶盖,将那瓶雪花啤酒递了过来。

“你们华国是不是失恋了都得喝酒?来吧,我陪你喝。”

谢佻:“……”

她从桌上的盒子里抽出两个塑料手套,慢条斯理地给自己戴上,对瑛露出个标准的微笑,回了一句:

“谢谢,我不喝酒。”

何况,失什么恋能失十年啊?

她未免也太丢人了。

那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而且为了操持家室在日夜奔波,只有她一个人仍然留在当年许诺要一起走下去的道路上,不肯转头也不肯绕路,看着前路陡然断裂的悬崖,画地为牢地将自己锁在里面……

如果说多年的不见还能有点惦念,惦念着脑子里苏茉曾经的模样,还有她们共同相处过的时光,那么今天的再见,就让她彻彻底底地明白:

她们走不回去了。

前路是断崖,后退也是绝境。

只能挑旁边的路重新开始走,从那层林掩映的山谷里走出,豁然开朗回到人世。

因为她的桃源早就凋零衰败了,哪有什么漫天缤纷的落花,连零落成泥的土都成了沼泽,若是她再待一段时间,她只能带着这段感情入土了。

原本谢佻觉得自己就算惦念着这人直到进了棺材也不会后悔,可是现在看着苏茉愿意为另一人饱受磋磨、努力生活的样子,她忽然明白了:

哪有什么情非得已,只是不那么爱而已。

不那么爱她,所以刚牵了她的手,就被前路上的利刃反光给吓到,以为前方要面对的敌人是整个世界,于是赶忙松开了。

哪怕其实爱人愿意为她遮风挡雨,披荆斩棘,在那风雨和刀剑斩来之前将人护的周全,那人也不愿意了。

所以……

谢佻也不愿意再这样惦记了。

虽然她已经花了大半生去爱一个人,余生没多大力气再去折腾,但是她不想停在原地,她已经迷路太久,是时候给自己找条新的路了。

谢佻垂着眼眸看自己手上拿着的那只即便煮熟了,都还保持在张牙舞爪状态的小龙虾,不紧不慢地剥开了它的壳,刻意用了最笨的办法,一节一节地去扯开。

看,表面上仿佛还披着铠甲,其实里面的肉早就烂熟了,盔甲也不过是虚张声势。

她将小龙虾的虾肉送到口中,动了动腮帮子,感觉到冲天的辣意从舌尖冲到了大脑皮层。

曾被她掩上的那座既不敢再进去,也不愿离开,只能远远看着的记忆中的枯城,就这样被辣意带来的滔天洪水所淹没。

等洪水褪去了,那座城市就再也找不到了,她就能在这片土地上再筑起新的城堡——这次是只为自己一个人而建立的城堡。

对面的瑛被辣的不断的吸着气,拿起啤酒咕咚咕咚豪爽地下肚,但憋了半天还是觉得嘴里都是那阵辣穿天灵盖、仿佛要从她的后脑勺穿出来的味道。

于是她眨了眨眼睛,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这回不说中文了,被辣的语言系统只记得母语,用英语跟谢佻说了无数个夸张的形容词,最后总结出来就只有一句核心——

这简直是变!态!辣!

谢佻恍若未闻,直到瑛给她递了一张纸,笑吟吟地看着她:

“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觉得辣,能让你也觉得辣我就放心了……”

谢佻疑惑地低头看去,见到她递到面前的方纸巾上,接住了两滴透明的液体,‘啪嗒’、’啪嗒‘的声音,在白色的纸巾上绽开了两朵水花。

她花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眼里落下的泪。

于是她笑了一下,接过纸巾擦了擦唇角,再眨眼的时候,眼中已经再无湿润的痕迹。

谢佻对自己做了个约定:

吃完这顿麻辣小龙虾,就把那人忘了吧。

……

半小时之后。

程悠悠和洛子衿在虾皇店的侧门看到了里面走出来的谢佻和瑛,两人都是一副眼睛有点湿润,嘴唇整个通红的模样,让她惊讶道:

“师父,这家小龙虾这么辣吗?”

瑛在旁边猛点头,跟她比了个夸张的手势,双手手臂伸直到两侧的尽头,回了一句:

“有这——么辣!”

程悠悠被她的动作逗笑了。

谢佻只是笑着没说话,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跟旁边的洛子衿点了点头,打算回酒店了。

而这颗迟钝的橙子并没有反应过来她们俩的搭配哪里奇怪,只以为她们是正好结伴来外面吃美食。

唯有洛子衿若有所思地转头看了一眼谢佻。

瑛刚跟上谢佻的步伐,走没两步,眼睛转了转,趁程悠悠不注意倒退两步,凑过来极快地在她侧脸上‘啾’了一下,然后笑的阳光灿烂的跑回谢佻身边。

程悠悠:“!!!”

气鼓鼓!

她抬手摸着脸,再回头看旁边的洛子衿,见到她在帽檐下的眼睛眯了眯。

程悠悠:“……你听我嗦……”

吓得她舌头都要捋不直了好吗!

洛子衿淡淡地回了一句:“不听。”

十分钟以后——

两人坐在包间里,程悠悠看着端上来的麻辣小龙虾,带着塑料手套都被烫了一下,但为了讨好一下某位大明星,她还是利落的把壳剥完了送到洛子衿嘴边。

然后眨巴着眼睛看她。

洛子衿轻哼一声,将递到嘴边的小龙虾一口吃掉。

程悠悠蓦地反应过来师父她们刚还觉得挺辣的,不由得问道:“辣吗?”

洛子衿觑着她的样子,平静地回道:“不辣。”

程悠悠‘咦’了一声。

只听洛子衿接上了下一句:

“因为醋味够重。”

程悠悠:“!”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