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手抓饼(1/1)

结完帐之后, 洛子衿跟着程悠悠一块儿往外走, 仿佛刚才路上见到那个粉丝的事情再普通不过, 几乎没有什么值得她思考和回忆的地方。

但是程悠悠总觉得她这会儿的情绪有点奇怪, 因为自从被一个粉丝认出来之后,这一路上洛子衿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仿佛在不自觉地思考什么一样。

伸手扯了扯洛子衿的衣角, 她小声地喊了一句:“同桌。”

洛子衿扭头看着她, 发出一声疑惑:

“嗯?”

程悠悠与她对视几秒, 晃了晃手里的袋子问她:

“我家只买这些就够了, 你家还需要别的吗?比如鞭炮之类的。”

洛子衿想了想, 点了点头,回了她一句:

“走吧。”

鞭炮只要在路边零售的小商店里买就够了,这家超市里并没有售卖, 而零售的商店就在出了商场之后走路一分钟不到的距离。

程悠悠跟老板要了一串五十块的小鞭炮之后,看到旁边货架上摆着的零食,转悠了过去,结果在某个薯片牌子上看到印着的自己,但是颜色和样子都比较模糊,盯着再仔细一看——

喜得集团旗下的薯片名字叫做‘喜乐’薯片, 而这袋子上印出来的分明就是‘喜力’薯片。

程悠悠:“……”

她有些哭笑不得地拎起薯片袋子,转头问老板这是在哪里进货的, 怎么还有山寨牌子。

老板正儿八经地回道:

“这个进货更便宜, 吃起来味道都差不多啦。”

洛子衿听到她开口叽里咕噜的家乡话——尽管读书的时候在凤城待过一段时间, 但依然没学会说本地的话, 只隐约勉强能听——往她那边走去。

视线放在她手里那袋薯片上,程悠悠当作玩笑一样地跟她晃了晃包装袋,将刚才她和老板的对话用普通话又复述了一遍,洛子衿仔细辨别了一眼那包装,对盗版的印图技术做了评价:

“挺厉害的,糊得我都认不出来那是你。”

程悠悠哈哈直笑,被这件事逗得也没心思继续买零食了,拎起老板包好的那串鞭炮就走,边走还边说道:

“不行,我回去得上淘宝看看,到底有多少小商家偷我照片拿去p成代言图了。”

想象到自己的照片被用各种奇怪的抠图手段放在网上的场景,她的心情一时间十分复杂。

彼时两人正在准备过马路,程悠悠一眼能看到对面小区旁边的巨大广告牌,画面上是周涵代言的一款国民空调,绿灯刚亮的时候,广告牌的页片开始翻动。

等走过了马路一抬头,程悠悠发觉那画面变成了洛子衿代言的那款游戏,她之前和谢佻去云城时见过的同样一副。

程悠悠斜睨着洛子衿,唇角上扬着接了一句:

“哇,同桌,你看你的图片就是高清正版大图,怎么我就被盗了?不行,我回去也得上淘宝搜一下你。”

洛子衿看了看那张广告代言,似乎在设想自己的照片被糊成爹妈难认的样子,眼中露出几分笑意。

她开口对程悠悠说道:

“找不到的,新诚有人盯着呢,侵犯我肖像权的小贩会被揪出来的。”

程悠悠嘟了嘟嘴,小声说了句什么。

洛子衿:“嗯?”

程悠悠立刻改口道:“我说同桌你长得真漂亮。”

洛子衿:“……哦,可是你刚才那句话没这么长。”

程悠悠拎着东西赶紧往自家小区里跑去,被洛子衿三两步追上,揉完她的脑袋之后,把她手里的东西接了点过来,走远了隐约还能听到两人的对话:

“你什么时候回家呀?”

“今天不回,我哥请了人来打扫屋子,晚上在你家借住行不行?”

“可以啊,我爸妈正好今天收拾老宅那边的事情,估计要明天才回来呢。”

……

同一时刻。

首都的四合院里,谢佻看着红色塑料袋里装着的七八副对联纸筒,指了指那里头的东西,问旁边坐着喝水的人:

“我记得我没买这么多?”

总共就一个大门口、勉强把厨房和四个房间算上,也贴不完这么多对联。

瑛眨了眨碧蓝色的眼睛,手里握着透明的直筒玻璃杯,看向她答道:

“我觉得它们都好看。”

所以趁着谢佻不注意,偷偷地把好看的对联又都塞了进去。

谢佻:“……”

“行,多的全送你,你自个儿贴房间吧。”她面无表情地回道。

瑛还不知道贴对联的规矩,听到那些漂亮的对联都能在自己房间里贴上,还设想了一下那画面,还觉得挺美。

以至于把后来每个进她屋子的人都吓了一跳,任谁看到一面墙上贴满的对联都会震惊一下,感觉看到的并不是对联,是什么驱魔辟邪的符纸,有种莫名的诡异感。

半小时之后,谢佻搬着板凳在大门外贴对联的横批。

瑛站在不远处对她说道:“上上上!”

谢佻:“……什么?”

她疑惑地把横批的四个字往上稍稍挪了挪,又听到一句:“不对不对,下一点儿!”

谢佻往下稍微比了比,听见瑛冒出最后一句:

“哎,好像还是歪了。”

谢佻:“……”

她从小板凳上下去,对瑛毫不客气地指了指凳子,说道:

“你来。”

于是接下来要听指挥的人变成了瑛,从外院贴到厨房再贴到各个房门口,一个小时下来之后手臂都是酸的。

她回头一看。

谢佻正坐在院子角落的桌上慢悠悠地撕着双面胶,把小节双面胶撕下来贴在喜庆语贴纸的后面,沿着边角、虚线一样地贴了一圈,之后又挨个把上面的白色那面撕掉,让另一面也同样拥有黏性。

见到瑛甩着胳膊往这边走,她把手里刚揭好的一张长方形的红纸递过去:

“喏,这个贴门上,大门中间靠上的位置吧。”

瑛作出个诧异的表情来,往后退了两步,作势要躲避:

“还贴???”

谢佻看了看桌上的一堆纸,还有几张窗花和门画,对她牵了牵唇角,露出个标准的笑容来:

“那当然。”

趁着有苦力可以使,谢佻大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家里布置地充满年味儿,甚至还能悠哉悠哉地耍弄一下那个干活的人。

“哎你贴歪了,往左挪往左挪。”

“不对,好像还是刚才那个位置。”

瑛气愤不已的声音传来:

“谢佻!”

“哎哟,这回还挺标准的,夸夸你的普通话,小金毛。”

瑛把手里的纸往门的正中央拍了一下,听出她话里的调侃意味,对她这个称呼表示出极度的不满,转身就要过来跟她活动筋骨。

两人在院子里莫名其妙地打了一架,最后以谢大佬出各种暗招的手段获得胜利。

但是结束的姿势好像有些奇怪。

谢佻笑吟吟地抬了抬眉梢,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那人,居高临下地开口问她:

“小金毛,服不服?”

瑛动了动自己的腰,显然是被地上的凉地板硌得有些不太舒服,但是这动了一下的姿势让谢佻以为她还想打,所以又往下压了一下。

瑛磨着后槽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卑鄙。”

她的力气比谢佻要大一些,又不好真拿出狠劲去跟她动手,结果身手相差并不太大的两人最终造成的后果却是她被单方面的压制。

而且感觉姓谢的这家伙真是半点都没留情,这会儿自己的肩膀、腰、腿都在疼。

谢佻哼笑一下,跟她对视一眼,发觉此刻被压在冰凉地上的小朋友,估计这会儿头发和背上都是地上的灰。

脸上都沾了几根发丝,像是在泥里滚过一圈的小狗。

嗯,更像小金毛了。

莫名的,谢佻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欺狗太盛,于是她难得的在自己有些浅薄的愧疚心下,想要故作无事地从瑛的身上起来,胜利者要单方面宣布结束战斗了。

结果她松开那力道,起身到一半,被瞅准机会的瑛猛地抬手往下一拽。

谢佻另一手下意识地想撑住什么,然而按到之后却被掌心的柔软惊了一下。

就那么愣神半晌的功夫,没等她来得及开口为‘不小心占到便宜’道歉,两人完全换了个姿势,后背和脑袋贴着地板的人已经变成了她。

谢佻:“……”

她目光凌然地跟身上这人对视几秒,手上根本没有在用力挣扎,干脆放弃了力道,只说出一句:

“滚下去。”

瑛才不听,察觉到她放弃挣扎的意图,借着机会将人抵得更牢,在谢佻耳边笑着说了一句:

“谢,你刚才吃我豆腐。”

若是平时,谢佻肯定又要调侃她一句:

小样儿,还吃豆腐,汉语学的越来越顺溜了啊?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被人离得这样近说话,让她下意识地偏了一下头,被分别按在身侧的手想使劲,却难以挣脱压在上面的力道。

她略微偏了下脑袋,斜睨着瑛,问了一句:

“滚不滚?”

瑛得意洋洋地回了一个字:

“不。”

谢佻露出个明悟的神色,安静了半秒,她忽然用脑袋往前一撞,额头正好撞在某人下巴上,只听见瑛‘唔!’地一声,下意识地松开了她的手,被她整个从身上掀了下去。

她只用了五成的力道,却还是听到瑛在后面愤愤地指控:

“冷血的女人!”

话语里有些含糊不清的意味,不知道是不是咬到了舌头。

谢佻拍着背上的灰,回头看了看坐在地上的那人,看出了点可怜巴巴的意味来,好像连头发的光泽都因为沮丧而暗下去挺多。

于是她只能重又走回去,用没带多少警告味道的话语提醒着,一边抬手捏着她的下颌,让她抬起头:

“下次少招惹我啊,张嘴我看看。”

瑛想要扭过头,嘴唇抿着不肯让她看,被谢佻拍了下脑袋,才闷闷不乐地张嘴说道:

“没受伤。”

谢佻又从鼻腔里哼出一声笑,揉了下她的脑袋,放开手,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刚才的贴对联松筋骨活动显然已经让她一身汗了,她打算去洗个澡让身上重新干净起来,汗水粘着地上的灰,让她对此刻的状态嫌弃不已。

走去的时候头也不回地留下一句:

“一会儿记得洗澡啊,身上脏死了。”

瑛没回话,只是抬手摸了摸自己刚才被她揉过的发顶。

莫名其妙地想到——

原来每次棉花糖被谢佻揉脑袋就是这种感觉吗?

……

程悠悠并不知道某条米国来的小金毛已经获得了跟她一样的待遇,她把洛子衿带回家之后,进了厨房,对一团已经发了不知道多久的面陷入沉思。

变酸了,还很粘手。

——没办法,只能再做新的了。

程锦好久没吃到她的手艺了,站在厨房边往里探头,时而回复一下手机上买家的问价信息,开口道:

“姐,今晚吃什么啊?”

程悠悠回头看她,头发稍稍长了之后,发尾的薄荷青绿渐变的部分又往后挪了挪,这会儿快到肩胛骨的位置,长短正好的头发尾端卷起的弧度衬得她气质莫名勾人。

尤其是额前空气刘海下的那双弯弯的桃花眼,在巴掌大的小脸上显得更圆溜了些。

“本来早上想做手抓饼的。”

她如实回道。

程锦点了点头,开始了点菜:“那我要加培根、鸡蛋,还有番茄酱和沙拉酱。”

报完菜单之后,程锦往厨房里头走了两步,打开冰箱看了一眼,发现没什么能就餐的饮料,又问了句:

“姐,要不喝豆浆吧?”

程悠悠‘唔’地应了一声,往盆里重新加水揉面的时候回道:

“行,你帮我问问子衿吃什么。”

程锦:“噫。”

子衿。

啧,公然秀恩爱。

……

洛子衿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和跳上沙发扶手的长毛布偶猫对视。

大喵那双漂亮高贵的眼睛扫视着面前这人,仿佛能寻到她身上属于自己家铲屎佬的味道,冲她‘喵’了一声。

洛子衿:“……”

从来没修过猫语的洛学霸对这种来自异世界的语言陷入了茫然。

只是直觉好像对方并不是在表达威胁。

所以她只是沉默地跟大喵对视着。

程锦出来之后,看到大喵距离她的位置那么近,还吓了一跳,并不知道洛子衿喜不喜欢猫,三步并作两步上来把猫抱起,友好地对她笑道:

“洛神晚餐想吃什么味道的手抓饼呀?”

橙子味的。

洛子衿稍稍挑了下唇畔,对她露出了个标准的笑容,回道:

“都可以的。”

说完之后她就起身往厨房的方向走去,程悠悠听见脚步声,头也不回地问道:“她吃什么味道?”

“你做的味道都行。”洛子衿往她的身后走去,压低了声音回道。

程悠悠吓了一跳,赶忙回头去看,嗔怪地瞪了她一眼,小声道:

“我就是心血来潮想做这个,估计是吃不饱,你想吃我妈做的饺子吗?冰箱里还留了点,是三鲜味儿的,不喜欢的话我再下点面条。”

洛子衿听到是她妈妈的手艺,哪里还会拒绝,也不想她太折腾,迅速做了决定:

“饺子就行。”

程悠悠点了点头,回了一声:“好。”

洛子衿倚在冰箱旁边,看着她专注在厨房里忙碌的样子,心中渐渐流淌出温馨的感觉来,好像能就这样一直过下去。

无论什么时候,在自己感觉到疲倦和乏累之时,总能回到这个有对方烟火气的世界里休憩片刻,这感觉真是美好。

洛子衿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稍稍闭上眼睛,想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昼夜》的剧本。

角色才刚刚琢磨出点味道来。

“可是你已经不打算演了。”心底有个声音冷冷的说道。

洛子衿静默了半晌,头回被自己心底的质问逼的半个字都解释不出来。

对。

她应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对心底那声音开口道:

“对不起。”

奇怪的是,在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伴随而来的心情并不是解脱,而是一种模糊而又复杂的……愧疚。

好像能看到个穿着深蓝色警服、戴着警帽的人站在一扇铁门前,回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温柔又带着难过,仿佛能理解她做出的决定。

洛子衿与她注视着,看到她肩膀上银色的肩章在黢黑的世界里,被顶上唯一的光投下来,映得熠熠生辉。

下一秒钟,那人抬手抚上了跟前的门,再回头看她的眼神却变了。

缓缓地冲洛子衿勾了下唇角,原本气质温和的人顿时有了点邪魅狂狷的味道,好似坏透到了骨子里,只半边的唇勾了起来,笑出一种诡谲的美丽。

她开口问洛子衿:

“你要走吗?”

“连你也不想救她,我知道。”

说罢,那人猛地拧开面前的门,门口却不是什么康庄大道,也并不通往光明,而是深渊万丈。

原来她站的位置竟然是悬崖。

风从门的另一侧呼啸吹来,穿过了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门框宽度,将穿着深蓝色警服的人帽子瞬间吹到了九霄云外,飞扬肆意的黑发将肩上那点银色的光挡去。

好像把她生命里唯一的光也挡住了。

下一秒钟,那人往前跨了一步,对她露出了个仿佛带着解脱,又仿佛带着嘲讽的笑,纵身往悬崖上跃下。

她跳下之后,那扇门猛的关上了。

‘咚!’地一声巨响,门板拍在了门框上,紧紧地关拢,却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走到门前。

头顶的探照灯孤零零地映着门前的位置,落在地面上是一个巨大的圆白光圈,却只能罩着空旷的地板,没有第二个角色登台。

仿佛剧目开场,该上来的演员迟迟不登台。

洛子衿猛的睁开眼睛,看到了程悠悠正疑惑地站在她的跟前,与她对视一眼,疑惑地喊道:

“同桌?”

洛子衿轻轻眨了下眼睛,黑色的眼眸里迷茫渐渐消退,恢复成程悠悠熟悉的那副模样,温和地应了一声:

“嗯?”

“你是不是困了?要不要先去我房间休息一会儿?”

程悠悠关切地问道。

洛子衿迟疑了几秒,点了点头:“好。”

程悠悠放下手头的事情,带她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看到她在床上躺好之后,轻声又说了一句:

“一会儿饭做好了叫你。”

“嗯。”

……

两个小时之后。

洛子衿自然地醒了,睁眼时感觉到旁边有人模糊地借着手机灯光在床头柜子里找着什么,洛子衿条件反射地喊了声:

“悠悠。”

“嗯?同桌你醒了?饿不饿?”程悠悠抬手来捂了一下她的眼睛,将床头的灯光打开,又把灯盏挪向外侧,不让那强光第一时间晃到洛子衿的眼睛。

洛子衿握着她的手腕,轻声回了一个字:

“饿。”

程悠悠笑了一下,作势要起身出去帮她热晚餐,软乎乎的声音近距离地响起:

“吃饭的时候我来叫过你,但是看你睡得熟,就没好继续吵你,松松手,我出去帮你热点晚餐。”

洛子衿不仅没松手,手上的力道还将人往自己的方向扯了扯,另一手也伸出了被窝,作势要把人往床上抱。

“陪我躺会儿。”

说话的时候,她往房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确定门是被关上了,顿时更加放心了。

程悠悠上半身倒在她身上,脚上还踩着拖鞋,难得见到洛子衿这样仿佛依赖地撒娇,突然想起白天的事情来了,知道洛子衿可能心情多少受到点影响,于是也脱了鞋,往被窝里她的怀中钻去,还不忘叮嘱道:

“那躺五分钟就得起来吃饭了。”

不然饿着肚子该不舒服了。

洛子衿怀里抱着个软软的温度,哪里还有心思吃饭,亲了亲程悠悠果冻一样软的嘴唇,回了一句:

“五分钟怎么够?”

程悠悠没听出她的一语双关,有些纠结得皱了下鼻子,半晌妥协道:

“十分钟,不能更多了。”

再赖床下去,洛子衿吃的就不是晚餐而是夜宵了。

太晚吃饭对消化系统可不太好。

洛子衿亲昵地用唇碰了碰她的耳朵,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难得在你家,怎么能只有十分钟?”

程悠悠怔愣两秒,蓦地反应过来她指的是什么事情,立刻想起身,却被洛子衿手脚并用地压住,牢牢锁在自己的怀里。

“洛子衿!”

“嘘,你家隔音效果好像不太好,你再大点声该让你妹听见了。”

程悠悠只得依着她的意思,有些慌乱地眨着眼睛,由下往上地看着她,散发出点可怜兮兮的恳求意味:

“同桌……”

“乖。”洛子衿将她压在身下,细细的吻落在她的脸上,间或安抚地吐出一个字来。

程悠悠见她没有要收敛的意思,只能憋回了声音,手忙脚乱地去推她,却怎么也没法从这被窝里溜出去。

脚腕被抓住的时候,她慌得心跳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明明是她熟悉的环境,却羞得整个人都从头到脚泛着红,还没做什么呢,眼眸里就已经一片湿润了。

洛子衿每次看到她这种予取予求的模样,心头那点火就根本把持不住,只会燃烧得越来越旺,根本没有要被熄灭的架势。

程悠悠张了张嘴想喊她,话都蹿到了嗓子眼,呜咽声先泄出来了一丝,只能死死地将所有的话语都压了回去,甚至还得抬手捂住自己的嘴。

洛子衿只能听见她的抽气声,还有间或从喉咙里冒出来的那点儿哼哼。

……

十五分钟之后。

程悠悠右手握拳,咬着自己的手背,好像想借着痛感压下身体里被对方翻起来的感觉。

只能含糊不清地哼出一声来。

也许是因为场景地点的特殊性,尽管她今天没发出多少声音,身体的反应却格外大,让洛子衿也受到影响,压着她欺负了许久。

后来注意到她咬着右手的动作,心疼地亲了亲她的脖子,把她的手从唇边挪开,换成了自己的手指。

程悠悠下意识地想合拢牙关,齿间碰到她的手指时,却怎么也不愿用力咬下去,不得不再分出心神来控制自己的行为,以至于在极度的忍耐下,眼角落下的泪几乎打湿了大片的枕头。

她撇开脑袋想躲开洛子衿的指尖,却怎样都无法如愿,洛子衿仿佛打定主意不想再让她咬自己,手背指骨部分往她齿间卡去。

于是程悠悠只能在刚用力咬下去的时候又骤然清醒过来,松了牙关,喉咙里跑出一声细碎的、压抑到极点的呻-吟。

“唔哼……”

……

又过了半个小时。

洛子衿看了看自己手指上那几个浅浅的,约莫十多分钟后就会消掉的牙印,亲了亲被窝里那个浑身无力、鬓角都出了些汗的人,无奈地说了一声:

“傻不傻?嗯?”

让你咬还不咬,被欺负了反应还这么可爱,让她怎么停下自己的动作?

程悠悠在枕头上蹭了蹭自己的眼角,声音里还带着点鼻音,闷闷道:

“下次不可以这样了。”

加速的心跳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这可是在她自己的家里,洛子衿想让她以后怎么独自面对这张床???

洛子衿从床头的小柜子上抽出了纸巾,擦了擦她的额角,低声哄道:

“好。”

是自己过分了,她知道。

但是她看到这么可爱的橙子,满脑子都只剩下各种play,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这可怎么办?

她一下下顺着程悠悠的头发,用指尖碰了下她通红的眼角,低声问道:

“为什么不咬我?”

程悠悠摇了摇头。

再怎么说,洛子衿现在还是个大明星,又不知道会不会今天出个门就被狗仔尾随,身上要是留下什么痕迹,那对她多不好。

虽然程悠悠昨天的时候听见她不想再当明星。

但是洛子衿想不想是一回事,自己却不能在这件事上捣乱的。

她不愿意扯洛子衿的后腿。

尽管她没有说话,洛子衿却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捏了一下她的脸颊,说出了三个字:

“小傻瓜。”

语气里满是无奈的宠溺,好像不知道该拿这人怎么办才好。

感觉自己捡到了天底下最甜的那颗橙子。

程悠悠被她捋着头发,半晌之后轻轻推了推她的手,小声说道:“我要去洗澡了,同桌。”

洛子衿有心又逗了她一句:

“带我吗?”

问完之后,收到了橙子小朋友的瞪视一枚。

她哑然失笑,挪开了手,不舍得再欺负这人了,轻声道,去吧。

程悠悠理了理头发和衣服,从被窝里翻出来,下床踩着拖鞋的时候,回头看了看她,好像想说什么,又收了回去,转身从衣柜里拿出睡衣,走出了房间。

……

晚上九点十五分,洛子衿久违的在没有工作的时候,将晚餐时间排到这么晚。

被热好的手抓饼不像刚做出来的时候,口感还带了点脆,因为放久了再热过一趟,所以显得口感有些绵,不过洛子衿本来就不喜欢脆脆的饼,这样就着吃刚好。

蕃茄酱和沙发酱混合在一起,咬下去的时候酸酸甜甜的味道完美混合,摊在手抓饼上的一层鸡蛋总让人觉得像是加了个豪华待遇,于是吃的心满意足。

除了鸡蛋之外,里头还有培根、生菜和玉米粒,熏肉的特殊风味加上新鲜的蔬菜,能让品尝的人将二者的美味同时尝到,仿佛能听到舌头上的味蕾在叫嚣着满足。

如此消灭完一个手抓饼之后,果然发现腹中只是五六分饱,于是她又将筷子伸向旁边拿盘冒着些许热气的饺子。

透过包裹得漂亮的外皮,隐约能看到其中的绿意。

夹起一个放到口中,轻轻咬下之后,韭菜独有的香味在口中淡淡地漫开,切得细细碎碎的韭菜馅儿里有金色的碎鸡蛋,还有新鲜大虾仁露出的一截浅粉的肉。

洛子衿原本对韭菜没什么感觉,平时既不会特意去点,吃的时候也不会专门避开,只觉得这道青菜算是自己菜单上平平无奇、可有可无的一道菜。

然而这饺子却让她吃出了惊艳,颇有些欲罢不能的感觉。

感觉里面的韭菜只保留了最为鲜嫩的口感,其他的部分都被消磨不见,与鸡蛋鲜味完美融合,尤其是咬到那口虾仁的时候,嫩肉迸开的惊喜好像嘴里有一只鲜活的大虾在跳动。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跟程悠悠睁大眼睛的模样对上。

原来她已经把整一盘都吃光了。

程悠悠试探性地问道:“同桌,你撑吗?”

洛子衿放下筷子,从桌前站了起来,坐着的时候没多大感觉,站起来之后才发现,好像确实吃多了。

于是她半步都没往外踏,又淡定地坐回了原位,还应了一声:

“嗯。”

程悠悠:“……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同桌你好像忽然有点傻。”

洛子衿:“……”

都怪未来岳父岳母一家的手艺实在太好了!

程悠悠起身去给她找消食片,还小声嘀咕着诸如‘以前也没发现同桌你这么爱吃韭菜啊’、‘你是边吃饭边走神吗’之类的话,被洛子衿捕捉到了只言片语。

洛子衿发现这颗橙子越来越嚣张了,居然还学会嘲笑自己了。

她看着拿出家庭医药箱在那里翻找的人,蓦地开口喊了一声:

“悠悠。”

程悠悠抬头看着她,眨着漂亮的眼睛:

“嗯?”

洛子衿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摇了摇头,轻声道:“就叫叫你。”

程悠悠知道她要说什么,牵了下唇角,回道:

“你知道答案了,同桌。”

“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前提是你要遵从自己内心的选择。”

不要因为她而放弃其他喜欢的事情,因为以后一定会感觉到遗憾。

洛子衿喉咙动了动,许久之后,轻轻地应了她一声:

“嗯。”

好。

梦想和你,我都会努力把握住。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