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蔗虾(1/1)

程悠悠听到洛子衿的问题, 忽然想起来许久以前, 听到她得奖的那一天, 自己看那部电影才刚刚看到一半, 担心勾起了对这人久违的心思,于是草草地将电视关掉的事情。

这就意味着, 她根本不知道《但愿人长久》的大结局。

她试图根据当初豆瓣上的内容剧透来瞎说一下, 刚一开口, 洛子衿的凝视目光就投了过来, 程悠悠憋了半晌, 起身走到洛子衿跟前, 然后低头去亲她。

“同桌~”

洛子衿哼了一声,微微转过头,仿佛不让她亲的样子, 但那弧度也并未撇开多少,还是让程悠悠亲在了脸上。

就知道她没看,洛子衿想。

但是两人都快要分开了,多看两眼这人都还来不及,又哪里舍得跟她计较这么多。

程悠悠抱着她的脖子,坐在她腿上, 用鼻尖蹭了蹭她的鼻尖,仿佛小动物那般撒着娇, 亲昵地表达自己的情绪。

洛子衿终究还是回过头来, 任她撒娇, 半晌后抱着她的腰, 用力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将下巴搁在她的肩上,轻声说道:

“不想回去。”

程悠悠笑了一下,难得看到洛子衿撒娇的样子,右手指尖绕着她乌黑的长发,转了两转之后,低头亲了下洛子衿的耳朵。

“很快就会再见到了。”程悠悠软软的声音小声地开口。

洛子衿叹了一口气,抬手抚着程悠悠的脖子,将她往下按了按,与此同时,自己也扬着脑袋亲上了她的唇,似是觉得不甘心一样,还轻轻咬了咬程悠悠的下唇。

“唔……”程悠悠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模糊的音节。

但是乖巧地配合着洛子衿的动作,任由她掠尽自己的气息,像只主动在人的怀抱里展开柔软肚皮让摸的小猫咪,乖巧又可爱。

在被洛子衿亲着的时候,程悠悠仿佛能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不舍的气息,甚至下意识地将人抱得更紧。

有那么一刻,她真的想跟着洛子衿去到任何地方,只要这人能在身边,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是有趣的。

……

三个月后。

东南亚某国里,程悠悠手里端着一盘水果,时不时往嘴里塞着菠萝果肉、切成小块的苹果,椭圆鲜红的圣女果,以及别的盛于其中、琳琅满目的水果,吃到一半甚至还打了个嗝儿。

水果太便宜的后果就是,让人一日三餐都能考虑用这个果腹,一不小心就吃多了。

旁边的谢佻和瑛戴着太阳眼镜,手里也拿着根牙签,戳着自己手中同样用大盘装的水果,在路边摩托飞过掀起的飞扬尘土中,各自低头看了看自己碗里的水果,仿佛能够看到上面被尘土覆盖上来的一层细沙似的。

在她们三人后面还跟了个导游,手里的小三角红旗子挥了挥,用熟练的汉语跟她们介绍眼前的景点,说完之后看了看瑛,又相当流利地把刚才介绍的部分转化成了英语。

程悠悠看了看眼前伫立的佛教建筑物,往旁边挪了挪,悄悄地问谢佻:

“师父,我们今天中午不吃水果沙拉了吧?”

“你想吃什么?”谢佻也跟着放低了声音,抬手将太阳镜往上推了推,搭在了头顶,露出的那双气势非凡的眼眸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徒弟。

程悠悠思索半晌,抬手挠了挠脑袋,小声嘀咕道:

“奇怪,为什么我有点怀念咖喱的味道?”

一定是前段时间在印度吃多了!当地人做咖喱的手艺还有那些相当特色的手抓饭,吃起来都能让人感动到泪流!

谢佻哼笑了一声,揉了下她的脑袋,回了一声:

“行,一会儿问下导游这附近有什么餐厅。”

收回手的时候,感觉到掌心残留的触感还是一如既往的柔软,又看了看程悠悠的模样。

原本染着薄荷青绿渐变色头发的女生,这会儿已经找理发店剪成了短发,只末梢还微微余着点卷,之前的那些色彩消失不见,但也并未减少她本身的特点,短发将她的脸衬得更精致了,好像比巴掌还要小的样子。

连五官都变得小巧可爱起来,原本会笑的一双桃花眼,这会儿显得更大了些,眨巴着眼睛的时候,跟天上仿佛在说话的小星星一样。

瑛看了看她的动作,又跟着看了看程悠悠的模样,仿佛也想伸手去揉她的脑袋。

被程悠悠往旁边避了避:“不行,你手上沾了西瓜汁,我刚才看到了!”

瑛相当遗憾地看着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粘糊的指尖,半晌试图从兜里翻出一张湿巾,却发现早已用完,只能非常痛苦地用英语骂了句脏话。

走在前面的谢佻听了,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倒退两步挨到了瑛的身旁,恶趣味一样地说道:

“哎,小金毛,你求求我,我就考虑把我的湿巾给你一张。”

瑛还没开口说话,走在前头的程悠悠就回头看了看她俩,半晌后又转回了脑袋。

有点奇怪。

她想,以前自己的师父对瑛好像是爱理不理的,反正要不是瑛主动凑上来,谢佻是连嘲讽都懒得,但是现在——

挺微妙。

她揣着这种微妙的打量,跟着导游迷糊糊地逛完了景点,几人一并往附近的餐馆走去。

这里的建筑都比较偏向本地的风格,临水而建的楼都是用木头和竹子搭高的,像是吊脚楼一样,除了几个重要的城市,在其他地方、尤其是当地人比较多,旅游景点又比较少的地方,基本很难看到现代化的建筑。

不仅是建筑的风格原汁原味,就连许多食物的烹饪方法都是如此。

手捏饭,手抓饭,还有水果饭,有些食物看上去其貌不扬,吃起来却属于越嚼越有味的类型。

不过今天吃饭的时候出了个小插曲,让程悠悠差点都忘了嘴里是什么味道。

她们挑了一桌靠里的位置,能暂时地躲避外面的高温和炎热,在稍稍凉爽的地方享用午餐。

程悠悠习惯性地摆弄好手机,打开了直播,最近的直播内容已经变成了异国风情,但直播间的观众热情丝毫不减。

【今天吃的是哪个国家?说吧,我已经开始攒机票钱了,就等你的美食攻略了!】

【进入直播间对着我橙子的颜就是一通舔。】

【短发的橙子看上去好像更温柔了】

准时出现的程悠悠接受到了直播间粉丝的热情欢迎。

就在她们点餐用餐的时刻,餐厅里有几个舞女随着音乐在跳舞,程悠悠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正好跟那跳舞的小姐姐视线对上,某颗橙子习惯性地在和别人对视的时候露出个微笑。

想到这边的餐厅风俗,程悠悠在报今日食谱的时候,还不忘了转一下镜头,跟直播间观众展示下这边的习惯:

“嘻嘻,吃饭的时候还能看漂亮的小姐姐跳舞,可以说是非常享受了。”

她露出了个愉快的笑容,对着镜头比了个‘v’字,下一秒看到直播间提示:

‘洛神’已进入您的直播间。

程悠悠一秒收敛了自己的皮,假装刚才无事发生过,继续低头念今天的菜谱:

“生牛肉河粉、酸皮肉丝,蔗虾,都是今天中午能尝到的味道,先给你们看看我刚点的果汁。”

但是她老实了,那位接收到她甜美微笑的,跳着舞的小姐姐却边跳边往这个方向来了。

程悠悠念完菜单,下意识地一抬头,看到扭到跟前的舞女:“???”

谢佻坐在旁边镜头拍不到的地方,只声音调笑般地响起:“好看吗?”

程悠悠听到她这么一问,竟然还真的盯着人家的动作看了半晌,才认真地和谢佻说道:

“个人特色很鲜明,编舞的动作和曲风也符合,舞者很善于结合自己本身的特长。”

谢佻:“我不是问你这个。”

被她转过去的镜头中,除了拍到她喝的那杯被调出彩虹色的果汁外,还正好能将在不远处停下的舞女表情和上半身动作拍个正着。

【哈哈哈哈哈哈!我仿佛看到了舞女小姐姐使劲浑身解数表演,却只得到个正经点评的窒息表情!】

【噫!不懂舞蹈的美食主播不是好厨子!】

【23333我看到漂亮的舞女小姐姐冲橙子抛了个媚眼】

在无数弹幕飞过的直播间里,洛子衿拿着手机,看到被程悠悠不小心转过的镜头里笼罩的那个正扭腰扭臀的小麦色皮肤的女人。

洛子衿:“……”

呵,不错嘛,出门才三个月,这就又被国外的美女看上了?

程悠悠差点忘了自己在直播,被谢佻的问题转移了注意力,在她的疑惑视线里,谢佻往下接了一句:“我是说,好看的话,可以给她小费,人家是靠这个生活的。”

同桌的导游看到她们有要给小费的意思,开始科普起了这里的风俗,和通常打赏小费的数目。

当然,给的多也不是不行,但是比较容易给别人形成——

你想跟她一-夜-情的暗示。

程悠悠低头去找钱,发觉手机的朝向,呼吸猛的顿了一拍,将镜头转了回来。

【别停!我才看到关键时刻!】

【你给我转回去!】

【吃饭之前我要先看漂亮小姐姐跳舞】

在直播间的一片鬼哭狼嚎弹幕里,程悠悠扯了下唇角,漂亮的桃花眼弯出弧度,对着自己的粉丝们说道:

“怎么?我的粉丝,看我还不够?嗯?”

被她的笑容刻意一勾,众多粉丝纷纷在直播间前捧着心脏,被她这个大招瞬间迷倒。

【不就是我的狗命吗?拿去!】

【妈卖批我要举报了,晋江某美食主播公然撩粉!】

大部分人被程悠悠的动作和话语转回了注意力,乖巧的等着餐厅上菜,至于程悠悠则是看了看周围人给的钱,比照了个平均值,也给这位卖力跳舞的小姐姐一点小费,以为这个小插曲不过是饭前的一点美丽意外。

然而那个跳着舞的异国风情小姐姐却直直地往她这个方向而来。

甚至还用本地语跟导游说了句什么。

但程悠悠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因为这时候蔗虾已经端了上来。

简单的盘子里摆着用果蔗串起来的虾肉,并且配菜是用烘干的米汤皮蘸水包起来的,旁边还有几片生菜,需要食客自己将菜裹起来,蘸着酸辣酱吃下去。

这个自己动手的过程格外有趣。

程悠悠之前上桌的时候就洗了手,这会儿看到要用手包菜,还是从包里拿出来湿巾仔细擦过自己的手,用生菜包好虾肉之后,送到口中,慢慢说道:

“这里的菜总体还是清淡的,只是味道上处理是偏酸辣的,吃起来非常开胃,尤其是配料的本地柠檬加上薄荷叶还有这里的酸辣酱,吃起来的味道十分丰富。”

她咀嚼着嘴里酸酸辣辣的新鲜味道,感觉舌尖被爆-炸开的味道填满,仿佛嘴里吃的不是什么普通的特色菜,而是将七色的彩虹放进了口中品尝。

同一时刻,那位舞女正在和导游用本地话继续沟通,导游被晒得黑黢黢的脸上有禁不住的笑意,先是对她摆了摆手,后来佯装生气地看着她,但是被她塞了点儿钱之后,只能又说了几句话,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

紧接着,他换成了中文对正在直播的程悠悠说道:

“她想问你的酒店住址,今晚想去找你。”

程悠悠恰好端过旁边的饮料正要喝,还没听完,“噗——”地一口将入口的全喷了出来。

【妈耶!直播间车-祸事件第二波!】

【美食主播被舞女公然调戏为哪般?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旁边的谢佻和瑛在哈哈大笑,显然是觉得她这幅被陌生舞女调戏的模样可爱极了。

程悠悠手忙脚乱地拿着纸巾擦嘴,与此同时,不断地摇头,脸都红了地对导游摆手解释道:

“不不不,不用不用,真的。”

她给的明明是平均值!为什么还要跟她约,她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好吗!

谢佻‘啧’了一声,在旁边调侃:“我徒儿魅力就是大。”

程悠悠嗔怪地看了眼自己的师父,撅了撅嘴,但还是只能从座位上抱着自己的包,往谢佻的身后躲去,对这朵外出时突然绽开的桃花颇有些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手机都忘在了桌上。

毕竟,万一小姐姐以为她害羞,再走到她跟前挑逗两下,那她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有对象了,真的。”程悠悠似乎担心自己刚才的拒绝不够坚定,又对导游说了一句,等着他给旁边那个异国风情的漂亮小姐姐翻译一下。

瑛看了看她躲着的位置,脸上不禁露出些许的笑意来。

……

然而桌上放着的手机,尽管这次镜头只对着那盘才刚吃到一半的蔗虾,但并不妨碍粉丝们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

【等等,刚才橙子说什么来着你们听到了吗!】

【有对象???妈卖批橙子有对象了我咋不知道?】

【卧槽究竟是哪个,我要向他发出决斗!】

种种言论喧腾着从洛子衿的眼前划过,让她怔愣了几秒钟,将自己刚才打在弹幕发送屏幕上的话全部删掉了。

小路挑了两份剧组的盒饭过来,将其中一份放在她的跟前,小声地跟她说道:

“子衿小仙女,开饭了~”

洛子衿回过神来,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自己面前摆着的那份盒饭,许久之后轻轻地‘嗯’了一声。

拿起筷子的时候,思绪还停留在程悠悠刚才隔着不太远的距离,传到耳中的那句:

“我有对象了,真的。”

这个笨蛋,是不是忘了自己还在直播了?

洛子衿那点儿醋意才刚刚升起,又被这件事情吸引了心神,以至于竟然没有跟程悠悠生起计较的心思。

反而下意识地开始思考,等会儿这人回到镜头前,会怎么跟粉丝解释呢?

一时口误……还是顺势承认?

想到这里,洛子衿的心跳稍稍漏了一拍。

真是奇怪,除了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有些激动之外,在一起这么久了,她还以为自己不会再如此忐忑。

原来她并不是只满足于两人小小的世界。

原来听见对方在其他人面前,这样自然而然地承认自己有对象这件事情,能让她如此地高兴。

旁边的小路看她端起盒饭,拿起一次性筷子的时候,对着饭盒扯了下唇角的样子,露出了个茫然的表情。

甚至还探头看了看洛子衿饭盒里的菜。

卤鸡腿,西红柿炒鸡蛋,还有个油焖茄子。

加了个鸡腿而已,至于高兴成这样吗?

洛神不是最爱吃程悠悠的饭菜了吗?怎么几天不见还能对剧组的盒饭露出笑容来了?

小路感觉自己凡人的脑袋用来揣摩洛神真的不太够用。

……

镜头的另一边,餐厅内。

听完导游的转述,那位舞女有些遗憾地看了看程悠悠,似乎不太想放弃,还想说点什么,被导游再三劝说,并且这个黑皮肤的男人还不断地对她做出驱赶的手势,似乎担心她惹恼了自己的客人。

她只能兀自往回走,走到一半,似乎想起来什么一样,转过身,鼓起勇气用不太熟练的中文对程悠悠说了一句:

“我真的很喜欢你。”

那双眼睛里带着满满的期盼,仿佛拒绝她会变成一种罪过。

程悠悠:“……”

她僵着脸,眨了眨眼睛,半晌后回了一句:“谢……谢?”

谢佻‘噗’地一声又笑了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把这一幕给录下来,只觉得出门旅游带上程悠悠,真是有无穷的乐趣在里头。

见到舞女终于死心地离开,程悠悠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好半天才敢战战兢兢地坐回原位,再往嘴里塞东西的时候都有些食不知味。

视线一挪,看到了依然老老实实地开着镜头放在那儿的手机。

程悠悠:“!!!”

她赶忙把镜头调转了一个方向,有些内疚地想跟观众道歉:

“不好意思,直播到一半出了这样的事情,很抱歉,今天我……等等,你们能不能别哈了?”

她道歉的话还没说完,抬眼就看到屏幕里毫不留情的大笑。

其中还有一半在蹦跳着问她:你对象到底是哪一个?有本事报上名来。

程悠悠:“……”

等等,刚才说自己有对象这事儿也被听到了?

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哄着自家的粉丝:

“乖啊,别闹。”

【不行!你看着我手里的取关按钮,告诉我,到底你对象是哪个?】

正在这时,‘洛神’发了一条高亮的弹幕,吸引了所有直播间粉丝的注意——

“橙子,艹粉吗?”

程悠悠:“……”

生平第一次她居然内心生出了一种骂人的冲动。

她跟洛子衿,到底是谁主动送菜,某人心里还没有点数吗!

【卧槽!这个洛神有点厉害!】

【大大,艹粉吗?】

【橙子,我不用你一毛的打赏,我主动爬上床等你!】

整个直播间的风向一时间都跟着转了,每个粉丝都在竭尽全力地勾搭主播,让程悠悠又头回生出想举报自己直播间的冲动。

这天没法聊了。

她清了清嗓子,试图把话题转回到美食方面:

“蔗虾已经尝完了,接下来我们来看看生牛肉河粉的味道,好久没尝过河粉了,不知道这边的河粉吃起来什么口感。”

粉丝们蹦跶了半天,又是扔打赏,又是刷弹幕的,就是没听见她对象的消息,半晌之后还看到她在吃河粉的吃播,最终只能含恨饿着肚子,怨念地在直播间前面点外卖。

……

程悠悠在兵荒马乱当中结束了这次的直播,跟粉丝说完再见,关掉直播镜头之后,旁边的谢佻和瑛都能听到她长出一口气的声音。

活过来了。

下一刻,手机在她的掌心开始震动。

程悠悠看着上面蹦哒的‘尤瑾然’三个字,心里一声突,暗道:

不好,忘记了经纪人也会蹲直播间这件事了。

她接起电话,揉了揉鼻子,软乎乎地喊了一声:“尤姐。”

听到她这刻意示好的语调,尤瑾然出口的话差点被堵在嗓子眼里,心想不得了,程悠悠的撒娇技能是越来越熟练了。

但是一码归一码,刚才的事情她还是想心里有个底,跟程悠悠提前通个气,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公司这边也好及时地处理。

“嗯,午饭吃完了吗?”尤瑾然应了一声。

“吃过了,尤姐放心。”程悠悠乖巧地回答了之后,也礼貌的关怀了一下尤瑾然的午餐。

两人客套了不到三句,尤瑾然直奔主题:

“刚才我听到你在直播间说的一个事情,那是你用来哄粉丝的,还是?”

程悠悠知道她在想什么,安慰了一句:

“放心吧,尤姐,我对象不是我的粉丝,她也不是这行的。”

不必担心以后她们俩分开之后,这种前任捅刀,影响她在主播事业上未来发展的问题。

尤瑾然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心想,还真有啊?

但是程悠悠和网站签的并不是长约,网站这边对她的约束也并不太大,尤瑾然思考半晌,觉得程悠悠心中有数,只意思意思地说了些公司经纪人该提点的话,就你好我好地挂了电话。

谢佻见她从旁边回来,手里拿着叉子还在慢悠悠地卷着自己碗里的河粉,笑道:

“怎么?要被棒打鸳鸯了?”

程悠悠摇了摇头,也跟着笑答了一句:“才没有呢。”

旁边的瑛早早解决完了自己的那份,看到谢佻和程悠悠在聊天,趁着她不注意,拿着自己的碗到谢佻的旁边,从她碗里分出来一口,继续美滋滋的吃。

谢佻:“……”

“你不会再点一份吗?”你们这么有钱的米国居民,什么时候流行起了从别人的碗里捞东西吃的风俗了?

她匪夷所思地盯着瑛看,似乎在回忆到底是哪部分的旅行经验把人给带坏了。

竟然还敢从老虎的午餐盆里抢肉吃?

胆儿贼肥。

瑛眨了眨眼睛,很淡定地对她说道:

“我看你吃得很香,感觉你那份比我好吃。”

谢佻:“……”

她觉得这位小朋友怕不是想搞事情。

“幼稚。”

盯着瑛看了几秒,最终谢佻也只能扔下这么一句话。

结果站在旁边的程悠悠看了看谢佻碗里剩下的河粉,竟然也跟着点了点头,不嫌事大地搭了一句:“确实。”

瑛顿时受到鼓舞一样,给谢佻使了个眼色,仿佛在对她说:

看吧?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

谢佻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端着碗走到另一边的桌上,继续低头吃自己的午饭。

瑛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自己唇边的汤汁,见到她坐在离自己挺远的另一边,只能对服务员招了下手,指着自己的空碗,用英语说了句‘再来一份。’

正当时,程悠悠低头和洛子衿发消息,并没有看到瑛对自己师父露出的神情。

几分钟之后,她抬头看着谢佻的方向,好奇地问道:

“师父,我们下一站去哪里啊?”

谢佻三两口吃掉剩下的河粉,端起碗把汤喝掉,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吐出二字:

“回国。”

程悠悠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不解,就看到谢佻往瑛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法国那边有个名厨想挑战她,从米切尔那里听到了她最近的消息,所以下了战帖,过几天会来到华国跟她比试。”

程悠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三个月里,瑛在这边旅游的时候也没歇着,还挑战了几个当地的名厨,除了一场是打成平手之外,剩下的都是胜利。

明明大家都是头回接触新鲜国度的料理,瑛的学习速度简直让她觉得恐怖。

再一次地明白,自己当初能胜过她,纯粹是因为她要用华国料理跟自己挑战的原因,如果一开始瑛站在最熟悉的领域,用的是她最擅长的味道,比赛的结果就会完全调转过来了。

谢佻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对她勾了下唇角,问出一句:

“不过,回国之前,你是不是也得对你师父展示一下你的水平啊?”

程悠悠缓慢地点了点头,说出了一个名字——那是三天前她们吃过的一家本地餐馆的主厨名字,那个厨师在整个小镇子上都挺有名气。

当地人提起他都会比个‘厉害’的手势,显然是觉得本邦的菜在他的手中发挥出来的都是原汁原味的效果。

谢佻对她笑了一下,有些期待程悠悠在这边学习的成果。

……

两周之后。

国内,《昼夜》剧组的拍摄地,隆城。

洛子衿一场戏结束,正在让化妆师卸妆,闭着眼睛听到桌上手机的震动声,她眼也不抬地对旁边的小路说道:

“你去外面帮我取个快递。”

小路赶紧放下手机起来,开口问道:“好的,是哪家的快递?”

她还以为洛子衿买了什么东西来剧组,心中还有些好奇。

洛子衿勾了一下唇,慢悠悠地回答道:

“橙子快递。”

小路第一反应是,这是哪家的快递公司?

及至看见洛子衿唇角的微笑之后,她蓦地反应了过来,在内心中‘啊啊啊啊’地开始了土拨鼠尖叫!

是她的橙子主播!

那个万年难得一次在直播间承认有对象,却被她忙着拿盒饭错过了如此直播盛况的橙子!

小路飞快地握着手机出了门,感觉自己迫不及待地想见到程悠悠,这可是过年之后她们的第一次见面。

搓着手的小粉丝迫不及待地去迎接她的偶像主播,寻思着今天橙子探班有没有带好吃的过来。

结果当然是有,而且还是她亲手做的蔓越莓小饼干。

小路简直高兴极了,接过一包漂亮的用透明丝袋装着的小饼干,高兴地跟她打了个招呼:

“悠悠姐好久不见!”

程悠悠对她友好地笑了一下,跟着她往剧组里走,并不在意她跟章散他们一样对自己改了的称呼。

总觉得这样比喊‘橙子’更亲切点。

小路在旁边跟她小声的说道:“难怪洛神今天拍戏的发挥那么顺畅,原来是知道你要过来,所以提前完成了拍摄任务啊。”

程悠悠听着她的调侃,也学着她的样子小声地回了一句:

“嗯,你要是让她听到这话——”

你就完了,我的小粉丝。

你会被恼羞成怒的洛神碾成渣渣。

小路立刻做了个在嘴上拉拉链的手势。

快要走到洛子衿的化妆间时,旁边的房间里正好走出来苏茉,下一场是她的个人戏,她走出门,与往这边而来的程悠悠对视了一眼。

程悠悠:“!”

等等!是心跳的感觉!

猝不及防见到童年偶像,她整个人都有些呆了,下意识地对过来的苏茉拿出了自己的小饼干,有些结巴地说道:

“你、你好,我……我是你的饼干,这是请你吃的粉丝。”

苏茉:“……”

小路:“……”

程悠悠反应了三秒钟,终于想起来自己说错话了,脸涨的通红,咽了咽口水,换做另一句: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

苏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过她的饼干,眼中犹带着笑意:

“我知道你,我女儿喜欢看你的直播,老让我学你做的饭,橙子,下次直播的时候能不能考虑播点简单的?”

程悠悠使劲点头,立刻决定今晚回去的直播内容就是儿童餐!

苏茉还有戏要拍,只跟她说了这么一句,就收下饼干跟着助理离开,程悠悠看着她的背影,有些茫然地沉浸在自己‘猝不及防见到偶像’的情绪里。

小路小心翼翼地戳着她。

程悠悠:“?”

她疑惑的回过头,看到了在前方化妆间门口,不知何时已经出来,正倚在门边盯着她看的洛子衿。

程悠悠动了动鼻子,闻到了整整一地窖所有醋缸被打翻的味道。

#追星现场被自己同样是明星的对象看见该怎么办?#

#在线等,很急!#

此章加到书签